【ET】人品守恒定律(中)

本来打算上下篇完结,结果字数又爆了。。每次只想烹个小甜饼,但每每变成摊大饼2333

赛题有一部分借鉴,但论述都是胡扯,现实中的对手也并没那么弱,更重要的是lo主木有艳遇orz。。回来以后还被神鬼莫测的气候搞感冒了,喉咙痛,宝宝心里苦嘤嘤嘤

---------------------------

 

(5)

下午的比赛轮到Erestor作为本队的被害人方发言,整场比赛算是中规中矩,至少算是把所有自己准备的内容都表现出来了,相比之下,其他法官再挑剔,也比不上早上那场主审法官的火力。

随着第一天的比赛结束,压力全都给到了代表辩方的Elrond身上。

Elrond当天连晚饭都顾不上吃,直接回宾馆,根据白天旁听比赛的情况修改自己的讲稿。

他把白天那位金发法官提的问题和关注的焦点无一遗漏地记录了下来,并且用笔记里的内容来补充原来的陈述里不够完善的地方。

虽然Elrond知道,不同的法官有不同的心证,对案子的关注点也不尽相同。

他甚至都没有赌过他明天的比赛仍然会是那位法官的概率,但是还是忍不住按照他的思路去准备,就好像只要能回答他的问题,就心安了。

当然,这么想也是有道理的,如果能够给出让那位严厉的法官满意的答案,其他法官应该更加不在话下。

Elrond此刻无暇探究,也不会承认,自己心里此刻涌动的一丝紧迫和期待,源于他已经把自己明天要面对的人预设成了那位金发法官。

 

 

(6)

Annatar在当天晚上的表现更加过分,让Lindir和Erestor忍不住想揍他。

他先是点了起码三份外卖,一时房间里充斥着鸡翅、披萨、咖啡、水果各种食物混合的气味,他一边大嚼,一边举着一个餐盒没心没肺地兜售着他的食物,“来啊,你们快吃啊!”

Erestor像看疯子一样冷冷打量Annatar,而Elrond还在专心背稿,Lindir模拟庭审的流程,在向他发问。

“……这是根据《规约》第二十一条可以适用的法律原则;它起源于国家实践中对于政府承认所采取的标准——”

“停停停!”Annatar咬着披萨,口齿不清地打断了Elrond,“这里怎么把国家承认混进去了?”

“我们在最开始研究这两个原则的时候,本来它最初就是政府承认的标准啊。”Elrond蹙眉回答,完全不明白Annatar怎么会问这种问题。

“你觉不觉得你这样回答太复杂了?法官可能会听不懂。而且这个原则本来就和政府承认就没关系吧?”

本来心里就沉淀着紧张焦虑的Elrond被Annatar的胡搅蛮缠激起了火气,“这本来就是政府承认运用的标准,我只是说标准相同,没说承认本案中政府法律行为的有效性和它是否被承认挂钩。”

“但你这样很容易被听混的,那我要让你给我一个答案,本案中你适用的原则和政府承认是否有关系?直接回答我是或否。”

Elrond心里的怒火更加窜高,他要深呼吸才能保持语气的平稳,“为什么一定要是一个非黑即白的答案呢?这个问题本身‘是’或‘否’的答案就都是错的。如果你认真做过研究,会发现上世纪二十年代起确立的政府承认的标准,在前年国际刑庭的文书里被原样引用,它们的确不是一个概念,但内涵是相通的!我也没必要对你解释到你能明白。我出去背会稿。”

Elrond头也不回地摔门出去,时间已经过了晚上十点半,而他还有整整两页今天回来后现场写出来的稿子要临时记下来。

离第二天正式开赛,只有十个小时。

Elrond走到走廊尽头,对着玻璃窗外远郊区夜间零星的灯火瞪了几秒,闭眼呼吸了几下,来平复心情。

努力了这么久,就为这一场比赛。已经发生的无法改变,就只能在这段有限的时间内、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努力争取更好的结果。

“Thranduil……”

Elrond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地就轻叹出了这个名字。

他甚至不能确定,白天的那个法官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Thranduil。他也不知道,明天到底会是谁来做评委、他还能不能再见到那个人。

但总而言之,无论是那个人举手投足间超凡的气质,还是严谨而敏捷的思维,虽然从某种程度上让他感到威压,但更多是给了他一种标杆式的启迪。

无论明天是不是他、无论他到底是谁,都要按照能让他满意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他今天整场比赛都没有笑过。如果他能露出笑容,一定会非常好看的吧……

Elrond又闭了闭眼,回忆着他的外貌,在想象中勾勒出他微笑的模样……

下一刻,思绪复归澄明。漆黑的夜幕下,玻璃窗模糊地倒映出他的镜像,Elrond将讲稿背到身后,挺直腰背,检查着自己的仪态,清了清嗓子,“辩方向法庭提交第二项呈请……”

 

 

(7)

因为Lindir和Erestor都直言,如果他们和Annatar住一间房,可能会忍不住用枕头把他闷死。于是一开始Elrond就很大度地主动和Annatar住了一个房间。

Elrond完全把稿子练熟、所有可能被提问的问题都掌握了以后,已经将近三点。

Elrond开门,室内还是一股食物的味道,Annatar已经心安理得地睡得昏天黑地。

Elrond这个时候反而感觉无比清醒和冷静,几小时前焦躁的情绪已经荡然无存。

他自顾自地洗了澡、设了闹钟,安然沉入了一场注定不会超过三小时的睡眠。

他好像梦见了Thranduil——

反正就是那个人,管他真名叫啥呢。

 

 

(8)

Annatar在第二天早上还睡得死沉,Elrond也懒得把他叫起来。简单地准备后,带上必需品,就和Lindir和Erestor去了赛场。

他们早早到了比赛地点,强迫症严重的Lindir把所有可能用到的资料挨个在他们的席位上摊开放好,观察到Elrond面无表情的状态,也不知他现在到底在想什么,甚至有些不敢主动发问。

直到比赛正式开始、法官入席的时候,Lindir看到了中间那个法官——正是昨天给他们带来严重心理阴影的那个金色长发的男人。

Lindir转头,悄悄和观众席上的Erestor交换了一个痛苦的眼神。

于是他没有观察到,Elrond嘴角勾出的那个谜一般的微笑。

 

 

(9)

另两方赛队的脸色都有些微微发绿,而Elrond此时甚至有几分雀跃的欣喜。

这或许会是最大的挑战,可是Elrond却忍不住兴奋。

他今天甚至都没有扎头发,一头直发披散在背后,但梳得一丝不苟,一点都不显得随意。

Elrond抬头和他对视,目光澄澈。

而他似乎都有点吃惊有人敢这么冷静地和他目光相接,眉头稍稍挑了挑。

作为第一个发言的选手,Elrond不急不徐的站了起来,将他已经胸有成竹的内容,像在场的所有人娓娓道来,“各位法官,针对本案,辩方共有三项呈请提交。第一……”

法官静静地听了大约有一分多钟,都没有提问。Elrond有些惊讶,稍稍分心观察他的表情,似乎的确在思考自己所说的内容,而且并没有表示反感。

第一个问题没有让Elrond再等太久,“那么本法庭有对你所说的这两个原则表过态么?”

Elrond微微点头,“有的,就在辩方前述引用的决定中,国际刑庭实际上是同时提及了这两个原则——具体在第35和48段,并且没有否定其中任何一个的适用。”

法官扬扬下巴,示意他继续。

其他所有人都惊讶了,无声而激烈地交换着眼神——这大概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让这个魔鬼法官满意的答案了。

而且……这个人是怎么能做到把具体的段落数都记得的?

Elrond之后的对答如流,简直都要让下面的人以为,这个魔鬼法官到第二天变得仁慈了。

可是,仔细想想,明明他问的问题仍然十分棘手,只是偏偏这个人能兵来将挡,而且给出的答案居然都被认可了。

Elrond完成了陈述,说完结语后欠身坐下,非常确定法官刚刚几乎是笑了一下。

 

 

(10)

Elrond的表现给检方队带来极大的心理压迫,那可怜的选手板着脸僵硬地站起来,开始以两倍速背稿,没说出两句就被法官打断,“你可以慢一点吗?”

“呃……好……好的……在1938年——”

“从头开始,你前面说的我一点都没听清,”法官毫不留情地要求,问他旁边的两个法官,“你们刚刚听清楚了吗?”

他的两位同事非常配合地摇了摇头。

检方哭丧着脸重新开始,进行得很不顺利,起码被打断了十次,而且其中五次直接是说“你这个点是错的”,剩下五次里,又有两次是在强行回答后被判定“你这个答案是错的”。

进行到最后一个论点的时候,检方队员几乎真要哭下来了,“在此……检方对于辩方刚刚的一处论述做出反驳,本案被告显然非常聪明、非常理智,不存在以精神状态免责的事由。我们可以看到,他有选择地逃到邻国的行为——”

“那请检方律师解释一下,什么叫‘有选择’,案卷里的地图显示这个国家三面环海,难道只有他去跳海,才是神智不正常的吗?”

Elrond赶紧捂住嘴,差点要笑出声。他刚刚听检方说出那个诡论的时候,就忍不住反驳,可惜他没有再发言的机会了,谁成想法官主动问出来了。

“这个……这个……”

“好了,检方对辩方第三个点的辩驳不能成立。结束吧。”

悲催的检方选手坐下的时候,真的忍不住哭了出来。

法官冷漠地说了句:“请保持法庭肃静。”

Elrond忍不住抬眼去打量他的侧脸,在满心涌动的喜悦之下掩藏的另一种情绪呼之欲出。

 

 

TBC

评论(43)
热度(68)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