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人品守恒定律(下)

(上)  (中)

------------------------------

 

(11)

根据这项比赛的赛制,每一队在单场比赛后对自己的具体分数都不知道,直到三轮结束后,才会根据总分排序来决定最终的名次。

直到结果宣布之前,刚刚睡醒、疑似还在做春秋大梦的Annatar还臆想他们能拿个一等奖。

如果当初提交书状的时候没有Annatar这个拖延症晚期的猪队友,大概还有点希望。

果然,最后他们离一等奖差一个名次,拿了二等奖。

Elrond等三人都表示并不意外,虽然这次摊上Annatar做队友简直是千古奇冤,除了怪自己人品不好,大概也没别的好说。

而Lindir愤怒的点在于,最佳辩手奖居然没有颁给Elrond。

“你明明搞定了最难缠的一个法官啊!这个奖怎么能不颁给你!”

Elrond仍然平静地表示接受:“那还有很多队根本没有遇到那位法官。毕竟最佳辩手奖是按照庭辩的绝对分数排名的。每场比赛的裁判都不同,手上评分的松紧也不一样,跟我们平时遇到给分好和给分不好的老师是一个道理。”

Lindir听了反而更加为Elrond鸣不平,而Elrond心里只是由衷希望,自己在那位法官的心里,可以够得上最佳辩手的称号。

 

 

(12)

颁奖典礼的时候,Annatar已经忙不迭地赶飞机走了,表示自己第二天一大早还要回实习的律所报到。

Lindir给了Annatar的背影一个白眼,“哪个瞎了眼的居然会雇这种人,简直倒了八辈子霉。”

Elrond没有回应,在他发现那位金发法官在嘉宾席的正中落座的时候,关注点就已经全被带走了。

坐在他前排的几个人也交头接耳地讨论起来,Elrond的身体略略前倾,去听他们谈话的内容。

“……没错,那个就是传说中的Thranduil。这次比赛被他整过的队,基本没啥好下场。”

“是不是问问题特别苛刻然后打分极低?吁,幸好我们没有碰见他……不过长得是真帅啊!”

“唉,所谓的可以远观不可亵玩。”

“那你觉得我待会上去求合照——”

“算了吧,除非你想当着这里二十多所学校的面被骂得狗血喷头。”

Elrond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忍住没有纠正他们,自己这队也碰到了Thranduil,但还拿了第四名来着。

不过合照这个说法倒是挠得Elrond有些心痒。毕竟是名声在外的大牛,今天这场比赛他对自己的评价应该还不错,而且……长得还这么好看。如果拍不了一张合照的话,那倒是真的遗憾。

Thranduil坐在嘉宾席正中,也不和人寒暄,只是平静地直视前方,看上去甚至有些超然世外的意味。

颁奖典礼开始后,出于他的身份,主持人还是第一个把话筒递给了他。

Thranduil清了清嗓子,话说得简洁而随意,却不失优雅的气度,“非常高兴来到维林诺大学,这是我第三次参与这项赛事的评委工作。总体而言,这个比赛的水平,还是一年一年在提升的……”

Thranduil风度不凡,但听懂他话里意思的人还是忍不住苦笑着面面相觑,他一开始说的“非常高兴”,简直是套路得不能再套路了,他给出“水平在提升”的相对评价,同时也就避免了对赛事水平的绝对评价——在他的心里,估计是真不怎么样的。

然而下一秒,Thranduil话锋一转,“尤其,在这届比赛里——或者可以说历届比赛里,让我印象最深的一场,就发生在今天上午。我非常、非常高兴——”所有人甚至都能在这里听出来,他这里连用的两个“高兴”,那才是真的高兴,“现在可以有年轻人——呵,这个称呼本来不应该我用,看来我已经未老先衰了,其实我比在座的诸位大不了几岁­——”Thranduil居然还开了玩笑,反应过来以后,全场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像一名真正的、富有经验的律师一样,稳重、大方地在庭前陈述,并且用缜密的思维和丰富的法律知识,我相信还有背后辛勤的准备和付出,来完整地展现己方的观点,非常、非常棒。”

全场哗然——Thranduil是出了名的难伺候,到底是谁能得到他这么高的评价?

而只有Thranduil和Elrond,或许还可以加上Lindir和Erestor,心知肚明他指的是谁。

Thranduil还下意识地环视了一下全场,下意识地想要找到Elrond,但由于Elrond他们队的座位被安排得太靠后,Thranduil也不能把动作做得太明显,于是没有看到。

Lindir满脸激动地捅着Elrond的胳膊肘,而Elrond已经满脸通红地僵在原地,全心沉浸在席卷自己的狂喜之情中。

察觉到Thranduil似乎在人群中找他,Elrond几乎想站起来朝他挥手,后来觉得还是有些失礼,于是强行控制住自己。

于是,Elrond的狂喜中又染上了一点点的失落。

 

 

(13)

Elrond已经完全不知道之后的颁奖典礼中还有哪些流程了,一宣布散场,他就一把捞过Erestor刚领来的奖状,窜起来说:“我们一定要去找Thranduil合影!”

Erestor在原地愣了好几秒,完全没有理解Elrond的脑回路,而Lindir既抱着希望Elrond能求合影成功的心态,又忍不住提前在心里为他点了根蜡,保持着距离跟了上去。

Thranduil此时一个人站在主席台一侧,显然是并不喜欢热闹,也不想跟人挤,想等着人群走光后再离开。

Elrond走到离他三步远的地方才开始紧张,但准备好的话已经生生冲口而出,“Thranduil法官,请问我们可以和您合张影么?”

Thranduil起先都没正眼打量他,一根眉毛揶揄地挑起,心想是哪个人胆子这么大、皮这么厚。Thranduil一边抬头,一边拿捏用什么样的话拒绝,却在看到是Elrond的时候生生停住。

他差点都没控制住自己的笑意。

“可以。”当他答应的时候,还是觉得自己端足了架子的。

Elrond的眼神中,兴奋之情一览无余,但他也仍然努力维持着礼仪,招手让Erestor和Lindir过来。

站在Thranduil身边的时候,Elrond突然感到一阵没来由的心悸,还有呼吸困难。

或许是礼堂的空调温度太高,通风又不足的缘故。

整个过程意义重大,但持续的时间又特别短。志愿者一脸敬畏地把手机交还给Elrond。这个时候,旁边其他赛队的人看到Elrond竟然合影成功,有些蠢蠢欲动。

真的有人凑了上来,问了Thranduil同样的问题。

然而这次,Thranduil冷着脸说:“我时间很紧。”

虽然他连一步都没有挪,根本不像赶时间的样子,不过所有人都明白,这是一句再明显不过的拒绝。

Elrond也没有理由再逗留,他向Thranduil道了谢后走开,然后忙不迭地打开刚刚那张照片看了起来。

Thranduil就连拍照片的时候,都像油画中的贵族一般。而他自己刚刚那个笑……简直可以被归为傻笑。

可是,他二十分钟前才信誓旦旦地说,只要有了合照就没有遗憾,这个时候却又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不满足。

 

 

(14)

之后Elrond全程处于浑浑噩噩状态,快要走出那栋楼的时候,才猛然想起自己把包落在礼堂了。

Elrond让Lindir和Erestor先走,小跑回去找包。

他的包被他忘在两排座位之间,万幸没有被人拿走。

急急忙忙出门的时候,他被地上的一根电线绊了一下,几乎要狼狈地摔倒,却突然从旁边被人扶了一把。

他下意识地道了一句谢,却在看到旁边的人的时候顿时失去了语言能力。

Thranduil似乎也没有想到居然又是这个人,半晌后,有点突兀地打破了沉默,“你落东西了?”

“是的,忘带包了。”Elrond在心里毫无逻辑地把自己骂了千遍万遍,为什么要丢包,为什么要绊跤,为什么表现得这么蠢……

可是,如果不是这样,他就不会再见到Thranduil了不是么?甚至他的手,现在还抓着自己的胳膊呢。

Thranduil耸耸肩,表情似乎也有点不大自然,掏出口袋里的一张车票,“我也差点丢东西。”

这个时候的Thranduil,褪去了一些犀利,反倒显得有点可爱。

“可爱”?

Elrond默默地哀叹自己这种颠三倒四的表达,大概得到中学去回炉重造。

“你们是哪个学校的?”

“中土大学。”

Thranduil点点头,“嗯,好学校。你应该也知道,我几乎不表扬别人,但你这次表现得的确不错。”

Elrond想说句谢谢,但又觉得听上去过于肤浅又不真诚,于是选择继续听下去。

“从某种角度,你这次遇上我挺倒霉的,”Thranduil的口吻里竟还带上了打趣,“从绝对实力上说,你应该得这次的最佳辩手。你的庭辩分数,我打得很高——以我的标准,结果后来我才了解到,很多法官打出来的最低分,都和我的最高分差不多。所以你可以怪我,我算是拖了你的后腿。”

Elrond连连摇头,“不,遇到您是我的幸运,能得到您的肯定也是我最看重的荣誉,其他那些,我觉得不重要。”

Elrond暗暗怪自己这句话说得还是有些矫饰,但Thranduil却从他的眼神里认可了这句话的诚意。

Thranduil这下是真的笑了,转而提起了另一个话题,“你觉得这次的赛题怎么样?我是主要命题人。”

Elrond小小惊讶了一下,向Thranduil交代了真实想法:“我很喜欢。尤其关于‘第三性人’所形成的这个族群的讨论,非常新颖,也非常有挑战性。”

“你今天在庭辩的时候主张他们形成的是一种‘性别’,从而不属于《罗马规约》明文保护的族群,是听过我第一场发问是怎么引导的吧?”

Elrond迎上Thranduil的目光,回答得坦诚:“没错。那个点起先在我脑海里隐隐地盘旋,直到昨天我才知道怎么把它明确地说出来。”

“昨天第一场的那个检方,就是你们学校的?我印象里好像在观众席上看到过你。”

Elrond点点头,惊讶之情又多了几分——Thranduil居然能扫一眼观众席就对他有印象。

“他那些问题答得都没错,但一看就是强记答案,他自己没理解。我敢说,这些点,都是你研究出来的吧?”

“嗯,还有我们另外两个队友。”

Thranduil的笑意更加明显,“我就知道。像那种人,有的时候遇到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就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Elrond觉得他和Thranduil的距离被拉得更近了,刚刚那种心悸感也再度不合时宜地到来了。

这该死的空调。

“那出于你自己的本心的话,你觉得这部分人应当算作被种族灭绝罪保护的族群吗?”

Elrond摇摇头,“虽然我觉得‘保护少数’、‘保护弱者’这样的价值倡导很有力,但我更相信罪刑法定,从现有法律的解释中,无法合理地解释出这一群人应当被保护。我们可以畅想‘法律应该是什么样的’,但是在法庭里,只有‘现在的法律是什么’才能作数。”

Thranduil嘴角的弧度近乎惑人,Elrond都有点不再敢看,“坚定的实证主义者,嗯?”

Elrond有点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我持相同立场,”Thranduil认可道,不知怎么,就忍不住多说了几句,“当然我一直在探寻这个问题的边界……你会发现,这次的赛题最终会绕到‘性取向’这个话题上,虽然很隐晦、不一定会被挑明了讨论。我一开始命的题里,甚至明确点出了LGBT,后来命题组其他几个老家伙死活觉得不合适,就改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但是有一处用词我坚决没有让他们改,就是‘自我认知’……”

Elrond顿时来了一种冲动,他顾不上他们俩只有一面之缘,顾不上说这句话是不是合适,就附和道:“我完全可以理解。我很早就知道自己同时喜欢男生和女生……或许喜欢男生还要多一些。

Thranduil眨了眨眼,眼神略有复杂,“那么开诚布公?”

Elrond知道Thranduil在暗示什么,坦然回答:“虽然我能感受到少部分人的不理解,但是我相信这个时代总体还是朝开明的方向发展的。再者,说实话,可能是因为我家庭背景比较好的缘故,背后敢指点的人不多。”

Thranduil慵懒一笑,一针见血,“你后面这句,才说到了重点。”

Elrond几乎感觉Thranduil要说些什么了,但还是强压下自己追问的语句,只是静静看着Thranduil。

“我和你情况相同,但没你这么幸运,”Thranduil耸肩,简直不敢置信自己竟说了这个,“为这件事我几乎和我父亲决裂。”

“Thranduil……”在来得及阻止自己之前,Elrond就直接叫出了对方的名字。而幸好他还有一丝理智尚存,压制住了直接伸手抱他的冲动。

Thranduil的此刻的表情很复杂,好像有所触动,又若有所思。

接下来长达十秒钟的沉默显得无比尴尬,直到Elrond硬着头皮以一种更尴尬的方式打破了它:“那个……请问……您能给我一张名片什么的吗?电话?邮箱?别的联系方式?……呃,我,我的意思是……”

这个时候的Thranduil,重又恢复了精明锐利的眼神,“我不留联系方式。”

Elrond瞬间失望地低下头,准备为自己的冒失道歉。

于是他错过了Thranduil满脸狡黠的表情。

Thranduil微微欠身,在Elrond耳旁说起话来,后者猛地一个激灵,“不过,我两个月后在中土大学有个讲座,如果你没有改变主意……”他的嘴唇甚至若有若无地蹭过Elrond的耳廓。

Elrond脸上烧得厉害,二话不说地保证道:“我一定会去的!”

 

 

(15)

后来的事,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在五年后的婚礼致辞里,Elrond甚至坦言:“感谢当年的某位朋友帮我攒人品,万万没想到人品存着以后,利滚利能让我捞到这么大一票。”

在全场哄笑中,Thranduil满脸通红地掐了一下Elrond的手,又随即补偿性地给了他一个吻。

 

 

END

 

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的道理实在太对,也就小半个月没写,都已经感觉太生疏了,这篇字数爆炸程度和详略错乱程度有点不忍直视嘤嘤嘤

在考虑要不要写个番外交代一下他们这恋爱是怎么谈起来的(想看的小伙伴请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233

评论(57)
热度(75)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