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cp的复杂程度已经无法用简介涵盖
ET坑会回来填
tsn文请移步子博@Antoinette_今天吃茶了吗

官配♡@甜死你的抹茶O

【ET及衍生】平行世界CP座谈会

2017.3.25 某只蠢A携她家茶祝佩佩生日快乐

亲爱的Lee Pace先生,你是我的灵感、我的正能量

***

恶搞欢脱向,中土世界ET和衍生CP大乱炖——有一天,各个平行世界的ET们在一个科学无法解释的梦中聚首了

涉及cp:ET,道斯/海局,红骷髅/罗南,V/Ned,史密斯/乔总

-----------------------

Thranduil在做梦。

他之所以这么确定,是因为这必然不可能是真的。

一开始,他只看见一片虚空。

习惯性地微微偏头,看见Elrond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他就彻底平静下来。

似乎是心有灵犀,似乎是被某种事先预设的目标牵引,他们默默地牵起手,朝前方走去。

他们走进一扇凭空出现的门,走廊的装潢是他们见所未见的风格,走廊尽头通向一个房间,看上去是他们唯一的目的地。

里面的情景——非常、非常诡异。

Thranduil扫了一眼,数出里面一共有八个人,都是成双作对的。

从最左边开始,扶手椅上坐着一个棕发青年,跷着腿观环视周围的情形,气度宛若一名君王。一名中年男人站在他身后,向前欠身,手肘撑在椅背上,在和那青年耳边说着什么。

在他们旁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和那名棕发青年长得极像的俊秀青年,但神色却截然不同,天真而清纯,还带着一丝无所适从的局促,而他身边坐着一个面具男,手臂环过他的肩,也在沉着地观察着环境。

屋子的角落里站着一对穿着很像的男人,步调一致地用手托住下巴,也是一言不发,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其他人。

慢着……这两个人,又分别和之前那两对伴侣中的一方长得相像——当然那个面具男无从判断。

而且更不对的是……这几个人,和他和Elrond也长得一样!

后知后觉加上爆炸性的发现让Thranduil不禁张大了嘴,和Elrond交换了一个惊悚的眼神。

还有更惊悚的,豪迈地坐在桌子上那两个,已经超脱了正常人类(精灵)的长相,一红一蓝——咦,没听说最近半兽人有变种啊?

“多胞胎?”Thranduil躲在门后,轻声问出了自己的猜测。

Elrond不敢确定地摇摇头,指着坐在桌子上那两个,指出了更惊悚的发现,“你看那两个虽然奇形怪状,但我很确定,那个红色的,他的脸部骨骼形状应该和我是一样的;那个蓝色的,不看皮肤,和你也长得一样。”

Thranduil已经无法承受眼前怪诞的景象,他家密林王室三代单传,怎么可能冒出来这么多同胞兄弟,他们穿的又是什么玩意?!

Elrond轻轻按住濒临暴走的Thranduil的胳膊,示意他先按兵不动,在暗处静观其变。

那个把扶手椅坐出王座感觉来的青年,一看就是当领导的料,清了清嗓子对在场的人说:“虽然我还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我们还是每个人先报一下姓名,互相认识一下,到时候交流也方便——或许我可以假设,各位都听得懂英语?”

Elrond和Thranduil交换了一个眼神。

Thranduil:英语是什么玩意?他说的不是通用语吗?

Elrond:这个人不但跟你长得很像,还很有你的风范啊。

其他七个人没有异议,那人就继续说下去:“我叫Richard Hayes。”

他身后那位当然用实际行动拥护他的权威,“我是Tom Doss。”

沙发上的青年也非常配合,还忍不住加上了额外信息,“我是Ned,我是一个做派的,经营一家派店。”

他说完后,旁边的面具男从沙发上站起身,浮夸地行了一个不知道是哪个世纪的贵族礼节,“我没有名字,不过诸位可以叫我V。”

轮到站在墙角的那对西装男,就又多了一些新的戏码,和Hayes和Ned活像三胞胎的男人眉头微蹙,“Joe Macmillan,这位是Smith。可是……”他转向身边叫Smith的、戴着墨镜的男人,“母体会玩这一出吗?”

Smith摇摇头,“据我所知不会……我也不知道这样一个子世界的存在,我也读不出这些家伙的代码……”

“平行宇宙,”坐在桌子上的那个蓝皮肤人抢过话头,一锤定音,“我们是各个宇宙中本质相同的两个生命体,以不同的形态存在着。”

Smith下意识地就调出自己的知识库反驳,“这只是人类的一个科学假说,但从来没有被证明——”

“真是老古董……你们见过宇宙吗,见过星舰吗,见过无限宝石吗?就我这把战锤就可以造成小范围的时空扭曲——”蓝皮肤人习惯性地到自己身侧去拿什么,却发现空空如也,第一反应是吼自己旁边的骷髅头,“你又把我锤子弄哪去了?!”

“你自己没带出来怪我?话说我们又是怎么到这里的……”

“或许跟我们当初是怎么碰面的是一样的道理。虽然我不指望诸位能懂,但简而言之就是,我和这个人原本就属于不同的时空,但是因为经受了某种能量,被传送到了同一个地方。我打赌你们所处的时代肯定都不一样。我叫Ronan,来自你们人类所称的21世纪,是克里星人。”

红皮肤的骷髅头耸耸肩,“他说的是对的。我叫Joha——”

“停。你的本名只能我叫。”Ronan粗暴地打断。

“也罢。你们可以叫我红骷髅——”Hayes、Joe和Ned步调一致地嗤笑出声——还真贴切,但接下来一句话让Hayes变了脸色,“我之前生活在20世纪上半叶,在世界大战中领导德军研究部门,九头蛇——”

“纳粹?”Hayes的眼睛危险地眯起,就像看见了猎物。

红骷髅看着他的表情,觉得好笑,“美国人?”

“我在战略情报局。不过……姑且假设你们的理论是对的,在我们的世界里,没什么‘九头蛇’部门,这玩意存在于希腊神话里。”

“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你们的情报部门不过就是拾英国人牙慧罢了。”红骷髅不甘示弱地反讽回来。

“那我非常同情你甚至都没有机会看到它在战后的发展——顺便提醒你一下,以免你还不知道,二战是我们赢了。”Hayes语气轻松,又是说不出的危险。

红骷髅轻笑一声,上上下下打量了Hayes好几眼,“你看上去是个人才,不如跟着我干,我保证给你更高的职位和回报。”

Doss和Ronan都很响地清了清嗓子。

“你们知道,任何少数人试图统治的妄想,最终都会被公民和历史抛弃。无论是你的国家社会主义,还是我所知的中央情报局。”

优雅的声音不紧不慢地传来,原本大眼瞪小眼的Hayes和红骷髅齐齐扭头,目光集中到了V身上。

然后这三个人的对话就脱缰了,从霍布斯一路聊到卢梭,从边沁一路辩到康德。

Doss扶额退了两步,觉得没自己什么事了。

同样百无聊赖的Ned问了他一句:“你对派感兴趣吗?”

Doss立刻又来了精神,兴高采烈地和Ned聊起了烘培。

Doss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突然觉得脊背发凉。他侧头去看了看,Hayes若无其事地收回了自己的杀人目光。

Joe一脸嫌弃地看着这堆人,脸都要抽搐起来。

Smith咂咂嘴摇摇头,“我真恨不得把某些人的程序改一改,怎么能长得那么丑的?你看那个大红枣,还有那个面具都不敢摘的。”

“你再说一遍?!”红骷髅是第一个炸的。

V倒是一派云淡风轻,Ned却咬牙切齿地卷起了袖子,“你说什么?!”

Ronan看见Ned护爱人的架势,笑了一声,反而损起自家人来,“Johann,你看,这就是出门不带脸的后果。”

一句话冷场。连Ned都忘了生气,反而拼命抿嘴憋笑。

过了许久,红骷髅才想起来怎么回嘴:“我就不带怎么了?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还一脸沥青呢!拜托你还是涂回去行不,有没有一点做坏人的自觉?”

Ronan悠悠地看了红骷髅一眼,嘴角勾起,说不出的危险,“哦,你觉得涂回去好?”

红骷髅的气势立马打了七折,“你……随你怎么样。”

Ronan不依不饶,“我看你明明喜欢清秀的啊……你可以稍微把眼神从这个小白脸身上移开一会吗?”

心知中枪的Hayes缓缓转过头来,似笑非笑,眼神中暗含杀机。

Doss自然第一反应是捍卫Hayes,但就在他面向Ronan刚说出“你怎么——”的时候,就表情一变,调转话头,“诶,你的眼睛是紫色的……”

Hayes轻咳了一声,脸色黑了几分。

Doss竟还毫无知觉地扯扯Hayes的袖子,“真的诶,Richard你看,他的眼睛里,好像有星辰一样。”

Hayes咬着牙,保持着最后一丝风度,“这件事情,我们可以回去再讨论。”

Ned戳戳身旁的V,表示自己完全看不懂。

V附在Ned耳旁悄声说,“亲爱的,你现在看到他们表达的是人类最为本能的情绪——嫉妒。而另外两位的行为,说好听了,是人类对美的本能追求,说难听了,就是东方人的谚语,‘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呃……为什么碗里有得吃了还要看着锅里的啊?”Ned表示无法理解。 

Thranduil越看越头大,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结果他的声音太大了,引起了屋内的人的注意。

Thranduil认命地轻叹一声,再次和Elrond交换了个眼神,两个人一齐从门后走出。

精灵的外貌和气场都太过出众,引得其他人都齐齐抽气。

Ned托着下巴问了句:“那个……你们是古人吗?”

“古……‘人’?”Joe敏锐地发现了异常,视线落在了他们的尖耳上,居然直接走上前来摸了摸Elrond的耳朵,“你们管自己叫什么……精灵吗?”

Joe的行动力之强,所有人都愣住了,Thranduil和Elrond更是要炸毛了。

Thranduil纯粹是气,精灵的耳朵也算是敏感带,Elrond的耳朵从来只有他才能摸的。

Elrond则有一种触电的感觉,根据他理解的那些人谈话的意思,这就是另一个世界的Thranduil。据他观察,这个“Thranduil”和他的Thranduil还是挺像的,尤其是那种犀利而精明的商人气质,而又比Thranduil多了几分狡黠和蛊惑。

“真的是精灵!”Ned被Joe提醒,也三两步上前模仿Joe的动作,摸上Elrond的另一只耳朵。

这个“Thranduil”……真的满是本尊没有的天真和可爱。

而那个坐在椅子上、微挑眉毛看戏的,是Elrond一开始就注意到,最有Thranduil王者之风的那个。

还有那个抱臂站在一旁的蓝美人……不过Elrond隐隐猜测他的武力值比他的Thranduil还要高。

还没等Thranduil开始不爽,Smith就走到他面前,直接摘下墨镜,毫不避讳地上下打量,“真是无暇的完美……虽然我完全分析不出你是什么。”

“我想就算是仙宫的人,都比不上你。”连红骷髅也由衷地赞美道。

下一秒,只听一声闷响,然后红骷髅整个人就不见了,只见Ronan淡定地屈伸了几下手指。

Doss下意识地找红骷髅哪去了,V慢慢地推理道,“从Ronan的动作,加上这个屋子的布局……哦,”V俯下身,故意发出恍然大悟的声音,“他躺在桌子下面呢。”

因为Thranduil和Elrond的出现而被伴侣被忽视的大家都齐齐看向Ronan,Ronan若无其事地继续活动指关节,“没有什么是揍一顿没法解决的,如果有,那就揍两顿。”

这下连Hayes都忍不住为红骷髅点蜡。

“所以……大家要不要来一点派?”

Ned试图打破冷场的结果是……继续冷场。他只得讪讪走回V的身边。

V搂过Ned,心知肚明却也不发话——你去问问Elrond,问问Smith,问问Doss,问问红骷髅,谁敢说个“要”字?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都重新乖乖地回到了自家那口子的身边,居然还围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天说地。

其间免不了要聊他们互相都是怎么认识,怎么发展的。

Thranduil和Elrond认识于战时,因为各种原因,经历了三千年才换来长厢厮守,光这时间就听得人唏嘘。

V和Ned也有分合,曾经莫名失踪的恋人在经历一系列非人的遭遇后,又历尽千险回到了Ned身边。

Hayes和Doss的故事同样有所相似,Doss为了Hayes的平安和前途推开了他,幸有命运机缘让他们在合适的时候重聚。

而虽然Ronan一脸嫌弃地调侃说,自己在某个不知名星球上养伤,突然就看到自己旁边这货从天上掉下来了,但当他提及对方后来无视双方的武力值差距,第一反应就要保护他,结果差点成了外星异兽的盘中餐的时候,哪怕还是刻意端着讽刺的语气,却已经难掩内中的感动和温柔。


人们通常很难定义梦境的起点和终点。

如果那真的仅仅是一个梦境的话。

至少,Thranduil睁开眼时,并不能想起刚刚还万分逼真一幕是什么时候结束的。

睡在他旁边的Elrond也在同一时间醒来。

Thranduil找到Elrond身侧的手,与他十指交扣。

“你刚刚跟我梦到了一样的东西。”Thranduil用的是肯定句。

Elrond轻轻地“嗯”了一声,还在回味梦中的种种。

Thranduil跟着他一起回忆,忍不住吐槽,“你在别的世界怎么都那么奇怪?一个红彤彤没鼻子的、一个戴面具不露正脸的、一个用两块黑玻璃片遮眼睛的,还有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类大叔……嗯不过气质都不错就是了。”

Elrond失笑,“不过别的世界的你都……我觉得再好的词汇都是苍白无力,那个局长危险而迷人,馅饼师又那么纯真温暖,那个商人简直是舌灿莲花,感觉他说什么你都会不由自主地听信,还有那个蓝皮肤、号称不属于我们这个星球的人,真的是有非同一般的吸引力……”

精灵的夜视能力极好,Elrond足以观察出Thranduil已经意味深长地眯起了眼睛。

“但是,”Elrond加重音转折,“他们在我眼里,都不可能有你好。你是我独一无二的Thran,就像在他们各自的世界里,‘Elrond’也有他们唯一的‘Thranduil’一样。”

这或许并不是Elrond质量最高的情话,但Thranduil还是勾勾嘴角表示满意,主动翻身跨在Elrond的腰际,手指轻点Elrond的嘴唇。

“不管刚刚发生的是什么,把它叫做一场‘梦’也好。你知道吗,最让我高兴的,其实是——

“在每一个世界,我们都能拥有对方,相遇,相爱,然后相守。”

END

评论(25)
热度(53)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