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衍生】Elapse·流光(Tom Doss/Richard Hayes)(25)

前情请戳

全文请戳

------------------------------

 

Doss把Hayes抱上车后,没有立刻出发,而是仍然探身过去和Hayes紧紧相拥。

Hayes因为激烈的情绪翻搅,紊乱的呼吸还没有平复,脱力地把头埋在Doss的肩上,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Doss一下下地抚着他的背,心里绞痛,一遍遍地念他的名字。

过了良久,Hayes的气息平缓以后,Doss小心翼翼地问他:“可以了吗?”

Hayes点了下头,主动地从Doss的怀抱中抽身。Doss最后在他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才转动车钥匙打火。

 

Doss开出了一段,两人默默无言,Hayes眼睛半闭,似乎在养神,却突然毫无预兆地开口,“Tom,其实……我都不敢想,如果你没有来找我,如果你认定了我做的不对……那我应该怎么办?”

Doss心里一震,下意识地回应,脑中却一片混乱,“Richard,我……”

Hayes轻叹一声,继续说下去,似乎并不在乎Doss的回答,“你知道吗?我不在乎任何人的看法……很早很早以前,可能十多岁的时候就这样了。但是……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只有你一个人可以救赎我,也只有你一个人可以伤害我。

“你之前问我,我当年是怎么保证的……你说,你对我很失望……是的,我也对我自己失望。可是有些事情不得不做,有些事情别无选择——或者说,表面上可以选择,但最终只能剩下一个合理的选项。十六岁和四十六岁……区别就是,那个时候我满心都是‘我想做什么’,但事实上我现在只能考虑‘我能做什么’……”

“Richard,对不起……对不起……”Doss通过握紧方向盘来控制自己颤抖的手,只能一遍遍地诉说着自己的歉意。

让Doss更加紧张的是,这些口齿不清的琐碎叙述,对于Hayes而言实在过于反常。

好不容易把车停好,Hayes似乎睡着了,Doss伸手去摸他的额头,发现果然滚烫。

Doss简直恨透了自己,都是因为他的鲁莽和武断,不但伤了Hayes的心,还让他在外面着凉发了烧。

Doss第一反应就要重新发动汽车,带Hayes去医院,却被Hayes一把拉住了手。

他的手背发着不正常的热度,手心却凉得让人心惊。

“我不要上医院。而且在这个时候最好不要让人知道我病了。”

Doss心疼地搂过他,嘴唇触了下他的耳廓,语气温柔而强硬,“好。但是明天烧不退的话,你就算不上医院,我也得叫医生上门看看。”

Hayes答应后,Doss又想把他抱下车,却被Hayes拒绝了。

“你今天还没抱够呢?小心又闪着腰。”

Doss心里既酸又甜,轻笑了一声,尽量分担着Hayes的重量,扶着他上了楼。

 

安顿Hayes上床以后,Doss急着去找药,也顺便做点东西给Hayes吃,却被Hayes一把攥住了手。

“不要……不准你走……”Hayes已经处于半梦半醒之间,不经意地就流露出了此刻他心里最深的恐惧。

只是因为Doss在,Hayes就会感到安全。

从十六岁那年起就是这样——

Hayes握住Doss的手的时候,就不再怕那些残酷的战争故事。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回忆过往事,但这两幕在Doss眼前重合起来的时候,Doss发现那些记忆仍然如此清晰地被储存在他的脑海中,历经多年依然鲜活生动。

“Richard,你得吃药,你还得吃点别的,我就离开一小会,可以吗?”

Doss用空闲的那只手抚上Hayes的手背,商量的语气极尽温柔。

然而现在的Hayes已经不算完全清醒,他呻吟着摇头,甚至任性地皱起了眉。

孩子气的举动让Doss忍不住发笑,随后又涌上几分酸涩的感动。

Doss思忖了一下,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轻轻放进了Hayes的臂弯里。Hayes立即下意识地抱紧Doss的衣服,Doss也就顺势悄悄滑开了手。

Hayes抱着外套蜷身而眠,看上去如此脆弱,甚至易碎。Doss知道,Hayes的这一面永远只会对自己表现,也只有自己有守护这份脆弱的荣幸和义务。

Doss默默地对自己发誓,这次的事情决不会再重演,只要他还在Hayes身边一天,就一定要护他安好快乐。今晚他伤害了Hayes,是他那么多年以来的第一次,也必须是此生的最后一次。

 

 

Hayes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习惯性地瞄了一眼窗帘的缝隙,估测大致已经是早晨。

自己感觉了一下,再摸了摸额头,烧已经退了一些。

另一半床铺有些凌乱,Doss昨晚应该是在自己旁边睡过的,那么现在大概是去做早餐了。

这个时候Hayes才慢慢反应过来,自己昨晚好像对Doss太宽容了一些。

说起来,他知道多少,就在那里义正词严地给自己上起课了?他又哪里学来的那么文绉绉的词藻,平时也没见他多能说话,怎么每次一和自己吵架,口才就好到简直能竞选议员去了?

虽然Hayes理性上知道,他以不作为的方式间接导致了肯尼迪遇刺,Doss自然不可能就那么轻描淡写地接受这件事,但现在眼下已经不存在Doss不能理解、甚至要危及他们关系的风险,Hayes反而开始不合逻辑地觉得不能就这么原谅Doss。

那会在公墓,Doss抱上来道歉的时候,自己居然连反抗都没反抗一下,就照单全收了。

不行不行。Hayes此刻就是蛮不讲理地觉得自己亏了。

 

Doss进房间的时候,Hayes佯装睡着。

“Richard,吃早饭了。当然,药也要吃,”Doss把餐盘放到床头,轻轻推了推Hayes,“来,我先看看有没有好一点。”Doss伸出手,就要探Hayes额头的温度。

Hayes还是一动不动。

“Richard?”Doss有点紧张地推了推他,又叫了他两声,“醒一醒好吗?你得吃饭吃药。”

Hayes照旧毫无反应。

Doss这下是真被吓着了,“Richard,你能听到吗?我找医生来,我找医生来……都是我不好……我这个蠢货,你烧得这么厉害,本来夜里就应该……我真是个混蛋……”

Doss狠狠地骂着自己,跌跌撞撞地站起来,到另一边的床头柜去拿电话。Hayes再也装不下去,睁开眼叫了他一声,“Tom……”

Doss满脸的惊慌立刻转为惊喜,俯下身把Hayes紧紧地抱住,Hayes注意到他的眼角真的有了眼泪。

微弱的一丝恶作剧的窃喜已经完全被内疚所取代,Hayes小声承认:“对不起,刚刚我是故意没有睁眼……”

Doss却全然不在意,用力地吻了下Hayes的嘴唇,“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Hayes的内疚之情并没有持续多久。

由于Doss任劳任怨地助长着Hayes的气焰,后者仍然心安理得地行使着自己作为病号的权利。

“给Lilian McCarthy打电话,还是给她那个官面上的我血压高的理由,但同时暗示她这不是真的,然后让她再传话给Edward Wilson,当然只能让他体会到我血压高这一层意思,”Hayes半躺在床上,身后舒舒服服地垫着三层枕头和靠垫,手上拿着一杯刚刚榨出来的橙汁,“以及在你打完电话回来以后,我要看到冰激凌——想吃前面十字路口那家摊子上的,要薄荷巧克力味。”

Doss毫无异议,在Hayes的脸颊上印下亲吻,干劲十足地执行命令去了。

 

Doss把冰激凌买回来以后,没有立刻让Hayes吃。

Hayes的理论是,吃冰激凌有利降温,再适合发烧病人不过了。但Doss一听就觉得这想法不靠谱,既然本身就是受了凉发烧的,担心冷的东西吃进去会加重病情,坚持要让它全部化掉了才能吃。

两个门外汉斗了几句嘴,谁也说服不了谁。但说到底,Doss都给Hayes买来了,本身就是决定纵容他了。于是Hayes在冰激凌半融化的时候心满意足地把它吃掉了。

在Hayes吃完冰激凌,舔着嘴唇毫无防备的时候,Doss冷不防拿出了药片,“Richard,又到吃药的时间了。”

Hayes吃瘪地躺回床上,嘴角上扬,通过发号施令来挽回气势,“喂我。”

Doss倒真是求之不得,他先把药片喂进Hayes嘴里,再含了一口水哺给他,以唇封堵,直到他乖乖咽下。

 

后面有肉沫沫已经被河蟹了一次,请走链接。。。

 

TBC

 

强迫症发作,AO3上放了个整章

评论(27)
热度(35)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