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ra(一个发生在17世纪的霍格沃茨学霸间的故事)CH49

愚人节木有套路只有真诚233如约让他们捅破窗户纸的时候到啦(其实已经延迟了一章。。

隔了三个月的前情请戳

整整填了两年的全坑请戳

--------------------------------

 

(四十九)只等一句话

 

“Oropher你来干什么?”

“愿赌服输,我来收露西安的古琴。”

“胡说八道,你明明才是赌输了,我没问你要点什么还差不多。”

“你是不是傻?你还记得赌约吗?当时我们赌他们会不会在一年之内确立关系,意思就是大于等于一年,我们是在去年Thran过生日的时候打的赌,然后他们今年是在Thran生日当天说明白的,你说你是不是输了?”

“我看是你老糊涂了还差不多。第一,我们是在去年三月十三日,就是Thranduil生日的第二天打的赌,所以他们表白起码得等到今年三月十三号;第二,我们约定的是‘没有其他人介入’,在这个过程中你——或者你老婆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呵呵呵,今年是闰年忘了吧?已经过去三百六十五天了!‘没有其他人介入’的意思是没有人去提醒他们对方他们有那方面好感!”

“你再强词夺理?你这是入室抢劫!”

1688年3月底的某一天,瑞文戴尔庄园上方炸开了起码三朵蘑菇云。

Oropher和Earendil的那个赌约,一个主要争议要追溯到圣诞节的时候,Eilian对Elrond说的那几句话。

 

 

君士坦丁的圣诞节,入夜,烟花散尽,Thranduil已经在Elrond怀里睡熟。

Elrond小心翼翼地抱着Thranduil,脸色通红,像是对待什么珍贵易碎的宝物,既爱不释手,又怕用力过度破坏了什么。

他复杂而窘迫的心情被Eilian都看在了眼里。她不急不徐地走近,伸出双臂,示意要把Thranduil接过来。

Elrond抿了抿嘴,并没能很好地掩饰自己瞬间的失望,松开了手。

Eilian在这时凑近他耳边,轻轻一个问句就让他全身僵住,“你喜欢他?”

“我……”Elrond脸色涨得更红,支吾起来。

Eilian轻笑,显然已经了然于心,“那么你觉得,他喜欢你吗?”

Elrond实诚地叹口气,低下头去,“我……不知道。”

Eilian故意夸张地扬起眉,“你怎么会不知道?”

这个问句可能的暗示意义让Elrond有些雀跃地追问了一句:“那么您知道吗?”

Eilian当然是知道的,然而面对这个问句,她只是有些无辜地眨眨眼,似乎很有信服力地反问:“这是你们之间的事,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呢?”

Elrond就很悲剧地相信了。

“等到时机合适,如果他抱有的感觉和你抱有的感觉一样,你自己会有查觉的。”

这句话并不算错,但在这个具体的情境下就有些误导性了。Eilian望了一眼十几步开外,貌似在东张西望看热闹的Oropher,在心里叹了口气——

Oropher啊Oropher,都怪你那个赌约。

不过另一方面,那个共识他们也已讨论多次:这种事经别人点出来也就没意义了,他们多年以后回忆起来,也会感到遗憾的。

 

Eilian这番话让Elrond不再患得患失,比起之前谨小慎微的状态,Elrond从第二天开始,就完全切换到另一种极端,呈现一种水到渠成,甚至过于洒脱的状态。

Elrond这种心态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Thranduil,接下来几天他们的相处中,反而坦坦荡荡得如普通朋友一样。

如果自己对对方会怎样回应没有把握,如果担心对方会不会被困扰,那还不如先静观其变。只要对方适宜、对方开心就好。

于是在他们不自知的情况下,他们的感情可以算是又上了一个台阶。

 

 

来年二月中旬,Elrond回到英格兰。

这时候Thranduil身边的社交圈热闹得鸡飞狗跳,多少冲淡了一些他重新见到Elrond的惊喜和紧张。

Elros现在已经步Galion和Lindir当年的后尘,谈恋爱几乎谈成了失踪人口。

而Galion和Lindir现在正好陷入已经为期一周的总体冷战加局部热战状态。

起因大致是魔药课上向Galion一而再再而三搭讪求帮助的斯莱特林女生,打翻了Lindir的醋坛子——或者是因为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原因,情侣间吃醋的事,谁能厘清个所以然来?

究其原因,也有可能只是两个人那么长时间腻歪烦了,要闹一闹调剂调剂。

其实本来无论是Elros、Galion还是Lindir,都有可能直接点出Thranduil和Elrond互抱的感情,但现在都忙得根本没法来管别人的事,所以这或许也只能说是天意不让Thranduil和Elrond通过第三人的帮助来知道对方的心意。

 

而这个时候的Elrond心里也另有一件重要的事。

他回到霍格沃茨不久,就从西班牙收到了一封梦寐以求的来信。

已经进入二月,又快到Thranduil的生日,而每年给Thranduil送礼物对于Elrond来说就是头等大事。

Francisca,Eilian的友人,上个暑假带他和Thranduil去看大角鹿的那位,回复给Elrond说,正好有一头落单的小鹿,可以送给他们养。

 

 

由于闹矛盾的Lindir和Galion,Thranduil和Elrond的相处状态几乎都不如他们分开的时候。

整整四个礼拜,Lindir拖着Elrond,Galion拖着Thranduil,分庭抗礼不和对方说话。

典型场景是,一方先到教室,另一方拽着自己的朋友,像避瘟神一样远远坐到教室的另一端。然后一宣布下课,他们就警觉地瞪一眼对方,保证不和对方在同一时间走到门口打照面。

Lindir和Galion一路闹到三月上旬结束。一节魔咒课上,Saruman教到爆炸咒,被Lindir视为眼中钉的几个女生吓得花容失色,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装的,直往Galion那里凑。

Lindir一斜眼,却偏偏激起了Galion的逆反心理,他故意笑脸安慰他们,甚至还搂了搂其中一个女生的肩膀。

这样直接导致的结果是,自由练习的时候,Galion的书包被Lindir“打偏”的魔咒击中,炸得烟尘滚滚、火星四溅,极为壮丽。

 

当天晚上,Galion表示自己已经被气饱了,拒绝吃晚饭。

Thranduil一个人吃了晚饭以后回到宿舍,发现Galion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把自己那盆宝贝兰花抱在胸前,对着花不停地碎碎念。

Elrond去年送给Thranduil作为生日礼物的解语兰花,一年来长得越发挺拔秀丽,此刻正乖乖地听着Galion的倾诉,适时地点头摇头。

“……我也不想这么下去,这都闹一个月了,但就感觉这种状态有惯性一样……你看他今天生那么大气,明显还是在乎的,但是炸我书包也太过分了……但是如果我们哪一方不做一点什么的话,我怕真的会这样渐行渐远……可是凭什么是我认错?我跟那几个人又没什么,清清白白的……”

Thranduil很想阻止Galion虐待他的宝贝花的行为,不过看在他这么郁闷的份上还是作罢。

Galion见Thranduil回来,突然来了一句:“床上那个盒子,提早送你生日礼物。”

“谢谢,”Thranduil道了谢,打开盒子,嘴角猛地一抽,“这是什么?”

“蟑螂堆。可以吃的。Elros女朋友家的新品。”

Thranduil满是嫌弃地捻起一个,他去年看过他们店里的果冻鼻涕虫,觉得没什么,但蟑螂就真心有点瘆人了,“你确定这个可以吃?”

“当然可以。”就在Galion回答的时候,Thranduil眼疾手快地直接把那个蟑螂形的玩意塞进了Galion的嘴里。

Galion接受良好地咀嚼着,咽了下去,“真的挺好吃的,还是巧克力味的呢。”

Thranduil半信半疑地再去查看盒子,发现在那一包蟑螂堆的下面,还放着一本彩图的绘本。

“这个才是正题,蟑螂堆就是加点料而已。世界范围内最新的飞天扫帚简介,当然我只负责送你图,你想要实物的话,去剥削Elrond好了。”

“Elrond?”听Galion突然提起这个名字,Thranduil第一反应就是防御性地反问。

某些在心底压抑了一段时间、似乎已经被有点遗忘的东西,就这样重新被勾起,蠢蠢欲动。

Galion挑挑眉,侧过身来,强调般地把手里的兰花举起来,“今年他打算送你什么啊?”

“我不知道。”Thranduil轻描淡写地应付了一句,眼神都有些飘忽。

“啧啧,你和Elrond,还没挑明呢?”

“挑明什么?”

Thranduil的态度让Galion越看越觉得有趣。自从和Lindir谈恋爱以后,他开始重新审视他之前和Lindir,包括Thranduil和Elrond之间坚称的“纯洁的友情”,得出的结论就是它早就不纯洁了。而Elros一直不遗余力地强调这一点,Thranduil和Elrond义正词严的反驳只能代表他们自己没开窍,但是今天Thranduil这反应,绝对不是没开窍的样子。

Galion一瞬间忘了自己的困境,把兰花小心地往床头柜上一放,坐起身来,胸有成竹地眯起眼,“你发现自己喜欢Elrond,对吧?”

“别瞎说。”Thranduil双颊发烫,下意识地躲避着Galion的眼神。

潜台词是“就是喜欢”。

“啧啧啧……”Galion意味深长地咂咂嘴,挤眉弄眼的看得Thranduil心里直发毛。

“好了,我有一个重大决定。我去跟Lindir把话说清楚。”Galion毫无预兆地宣布道,矫捷地翻身下床。

Galion走后,Thranduil仍然陷在心乱如麻的状态里,他突然站了起来,决定去图书馆完成作业,多少有用行动来逃避思绪的意思。

 

Thranduil离开图书馆的时候已经十点多,很不必要地把后天、大后天要交的作业一并做完了。

他下到一楼,穿过门厅走向通往地下的楼梯的时候,在走廊拐角听到一声怒吼:“Elrond!”

被吼的名字本身就已经足以让Thranduil警觉,更何况这声音听起来还像是Saruman的。

Thranduil蹑手蹑脚地靠近墙角,悄悄侧头观察,发现Saruman把Elrond堵在了走廊里,而Elrond手上似乎还抱着什么东西。

“这么晚了,你还在宿舍外游荡?是想扣分罚留堂吗?”

“教授,最新的校规虽然规定了宵禁,但是是在晚上十一点之后。现在是十点四十分。”

“哼,你还把一头……一头……鹿?带进了城堡?!”

“同样,教授,校规里并没有禁止性规定。据我记得,兜底性条款是说‘其他有害安全和健康的生物’,而这只是一头才几个月大的小鹿,不具有任何的攻击性和危险性。”

Thranduil一下子瞪大了眼睛——Elrond带来了一头鹿?!

“它是魔法生物,就有潜在的危险性!”Saruman强词夺理地吼道,“而且你的去向明显是斯莱特林院,而你这样一往返再回到拉文克劳塔楼,肯定会超过十一点!”

Thranduil愤愤不平地捏紧了拳头,没想到Saruman接下来说了让他更惊讶的话。

“去年十一月的时候,你通过炉火回了一次霍格沃茨对吧?还从我办公室的炉门出来,用遗忘咒攻击了我!我知道就是你!虽然我的记忆没有完全恢复,也没有办法找到证据!小子你听好了,总有一天我要把你开除!”

Thranduil的心吊了起来——为什么Elrond会回学校,而他又从来不知道?

“教授,就这件事我——”Thranduil听了Elrond的前几个字就心知不好,难道他真的要自认吗?Saruman如果真的提取了这段记忆,然后向校方找他麻烦怎么办?

Thranduil不管不顾地冲出去打断了Elrond的话:“就这件事你没有任何证据,教授。那天在Galariel校长面前,她也并没有相信。今天晚上Elrond也没有违反任何规则。如果十一点以后,有一位教师护送,就不算违反宵禁。”

“哼,哪位教师啊?”

“我现在就可以把Oropher教授找来。”Thranduil目光锐利,直接提了自己父亲的名字。

“你信不信我同时罚你们两个人的留堂——不,”Saruman火冒三丈,但还没威胁完,就改了口,“一起罚你们两个,反而倒是中了你们的下怀,所以我最终决定——”Saruman清了清嗓子,笑得阴冷而得意,“斯莱特林和拉文克劳各扣三十分,因为顶撞教师;Elrond先生,违反宵禁并将魔法生物带进城堡,罚晚上留堂,在我的办公室义务劳动,从每天晚上九点到十二点——从、今、天、开、始,连、续、一、个、月,周、末、无、休——”Saruman俯视着Elrond,一字一顿地念出他的惩罚,“之后我会‘护送’你回塔楼的。从今天开始,我们还有愉快的一个小时可以相处,不是么?”

Thranduil几乎抑制不住怒气,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到口袋里去掏魔杖。

Elrond赶紧阻止了他,用一只手扯住他的袖子示意他冷静。

“Thran,这是你的生日礼物。生日快乐。”

Thranduil猛地被一阵惊喜击中,下意识地伸手接过。不得不说,他跟这种动物的确有缘,原本在Elrond怀里还有些僵硬和紧张的小鹿,到Thranduil怀里就立刻欢快起来,蹭蹭Thranduil的手臂,又仰头去舔他的下巴。

“谢谢,Elrond,谢谢……”Thranduil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下意识地重复着感谢的话。

“喜欢就好。”Elrond欣慰一笑,把Thranduil鬓角的一缕碎发别到了他的耳后,收回手的时候还顺手抚过了Thranduil的脸颊。

Thranduil不禁颤栗了一下,但这感觉又如此自然,就好像他们早该如此似的。

然后Saruman煞风景地响亮地咳嗽了两声,把Elrond带走了。

 

Thranduil一遍遍地抚着怀里的小鹿,心里的感动、欢欣、悸动和愤怒五味杂陈,直到走回了自己房间,才在一幅惊悚的画面下清醒过来。

Galion的床上睡着两个人,他抱着怀里的Lindir,大大方方地撑起头和Thranduil打了个招呼,“你回来啦。”

Lindir也毫无心理负担地微扬起头,“诶,你怀里抱着的是什么,是一头小鹿?”

“大角鹿的幼崽,”Galion根据保护神奇生物课上的知识第一眼断定,然后坏笑起来,“这是谁送给你的呀?”

Thranduil嫌弃地撇撇嘴,一手抱鹿,另一手抓过自己的睡袍就要走,“鉴于你们两个人的存在已经把我的房间变得极端不宜居,我决定换个地方睡觉。”

“哦这是要找Elrond去了!”

“哎呀呀这是事隔多久的同床共枕!”

Thranduil耳朵通红地把那两人的大呼小叫关在门后,羞恼之余,竟发现自己心底终究还是喜悦的。

 

Elrond在十二点以后回到自己的宿舍,竟发现Thranduil穿着睡袍,坐在他房间的地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Thranduil旁边,他送给Thranduil的小鹿,已经蜷身睡着了。

“Thran……”

“Lindir跑到我宿舍去了。显然那两个人奇迹般地通过一个晚上就尽释前嫌,所以我是来你这避难来了。”Thranduil有些啰嗦地解释,加速的心跳让他的语速也快了起来。

Elrond笑了两声,他自己听着都觉得不自然。

就只停顿了几秒,屋内暧昧的气氛便抓紧了时机不断升腾,似乎空气都变得厚重到让人无法呼吸。

“那个……”Thranduil咬咬嘴唇,强行发问,“Saruman说你十一月回过学校,是怎么回事?”从内心深处,Thranduil感觉这个答案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Elrond深吸口气,既然因缘际会到了这一步,索性和盘托出:“就是你被植物攻击,中毒的那次。我怕你有事,一定要回来看你,结果不小心从Saruman的壁炉里出来了。当时因为太急,不想被他找麻烦,就顺手拿遗忘咒攻击了他。”

“你……”虽然已经有了些猜测,但被真正坐实的时候,Thranduil受到的冲击仍然不小,“你为什么……又为什么后来不提起?”

“我当时很担心,很担心。至于后来,你没事了,我觉得你知不知道我回来也就不重要了。”

“为什么不重要呢?”Thranduil反问,脸颊微红地看着他,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有些拘谨,却又充满暗示。

“Thran……我……我怕……怕你不是那样想的……”Elrond还是说得遮掩,却已经足以让Thranduil明白意思。

“我也怕。”Thranduil仍然能维持表面平静,但语声都已经随着剧烈的心跳而颤抖起来。

哪怕在对话中连关键字都没提及,但此时此刻双方的意思已经不能再明显。

Elrond试图说话,却发现喉咙已经被强烈的情感哽住,转而直接上前,半跪在地,把Thranduil搂在了怀里。

对方的呼吸是如此急促,他们的耳边能分明地听到,还有彼此胸膛剧烈的起伏,以及心跳不断撞击的声音。

悄悄清了两次嗓子,Elrond终于可以发出声音,“Thranduil,在君士坦丁堡的时候,魔文课上我学会了一个新词……你的名字……意思是,vigorous spring……就像你出生的季节,就像你给我的感觉。Ethuil,我的春天……我喜欢你,早就不止友情的那种喜欢,而是那种最最亲密、最最热切,希望以后的每一天都能和你相伴的喜欢……”

Elrond讲完,期待之余还有些懊恼——太紧张、太仓促了,这些临时拼凑的词句,本可以更好的。

“你……该说的都给你说完了,那我该说什么?”Thranduil按捺住狂喜之情,脑袋埋在Elrond的胸膛,声音听上去有些发闷。

“说一句‘好’?再说一句……你也喜欢我?”Elrond愣愣地建议着。

“好,我也喜欢你。”Thranduil答得干脆。

然后他们就开始发笑,相拥着笑了很久,渐渐平复后,仍然不愿意改换姿势把对方放开。

 

 

TBC

评论(37)
热度(65)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