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ra(一个发生在17世纪的霍格沃茨学霸间的故事)CH50(上)

赶在今天过去之前祝果叔生快~

这是个不走心的半章,原因还是要赶在今天过去之前。。当然本质上还是要归咎于放假玩嗨了忘了日期(好了我去面壁。。

第五十章是[这个阶段]的终章,也就是说是倒数第二更了。两年前刚开坑的时候,脑补的结尾就是到此为止,当然还记得承诺过还会写下一阶段的续集(至于想看续集的亲们还是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吖,诚惶诚恐地想确认一下供需,好怕怕到时候挂单机嘤嘤嘤

-----------------------

 

(五十)时代开启(上)

 

Thranduil和Elrond现在已经是正式恋爱关系这件事,在城堡里传播得到不算太快,直到两天后才完全扩散开来。

群众的三种典型反应大概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件事并没有引起太大关注——

第一种:“啊他们现在才开始谈恋爱?!”

第二种:“根本就是意料之中……”

第三种:“讲真,他们现在和没谈恋爱的时候有什么区别吗?”

而第一时间知道情况的Oropher,在危险地冷笑几声以后,更加吓人地大笑出声,连声说着什么“要到伊姆拉崔收债去”的话。

路人扼腕叹息,终极儿控怕是承受不了刺激,失心疯了。

当然,在惊天动地的动口动手后,Earendil竟然真的慷慨大方地把自家古董输给了Oropher——

反正最后还是要回到一家的,再争下去房子给拆了就不好了。

 

 

近期城堡里心情最差的人,大概还要算之前一心想报复Elrond的Saruman。

他罚Elrond连续一个月每个晚上都到他那里来留堂,结果每天晚上打开办公室门,都能看见两个人紧紧相拥,一副依依惜别的样子。

不过就分开三个小时你们至于吗?!

而当他粗暴地把Elrond叫进来、狠狠把门关上以后,他的悲剧并没有结束。

他让Elrond理文件,结果Elrond先掏出魔杖,一脸幸福得几乎可谓是在傻笑,抚摸端详了一阵以后,才开始用魔法让文件归类。

Saruman翻了个白眼,“你干嘛?”

“这是Thran的魔杖,”Elrond毫不讳言,“见不到他,就留个念想。”

Saruman自诩活了这么大把年纪,什么幺蛾子没见过,结果现在仍然在另一当事人都不在场的情况下被生生地闪瞎了。

“拉文克劳扣十分。闭嘴。不许用魔法。”

Elrond扁扁嘴,懒得争辩。

不过他把那根魔杖小心翼翼地放在一旁,充满深情注视的眼神,还是让Saruman无法直视。

 

 

而最近另一个占据城堡里话题头条的,就是Elrond送给Thranduil的那头小鹿。

鉴于这样的情况从来没有发生过,就连最有恶意的Saruman都承认,自己没办法有力地援引哪条校规禁止Thranduil养鹿。

大角鹿被视为纯洁、强大的魔法生物,而且非常智慧,虽然不大和别人亲近,但是这样一头小鹿着实惹人怜爱。

像Gandalf和Radaghast这类老师,甚至欢迎Thranduil把鹿带进课堂,而对于那些介意的老师,在Thranduil想出主意后,小鹿很快就学会了在这些课的时候自己去找Oropher。

于是,很多时候,Oropher一边霸气十足地讲课,讲桌上还有一头小鹿乖乖地趴着,眨巴着眼睛好奇地望着全班——这反差不是一般的大。

鉴于现在Thranduil和Elrond经常手牵着手在城堡里出没,同时他们中的一个人抱着小鹿,或者小鹿紧紧跟在他们身侧,甚至有人戏称他们活脱是一个三口之家,这鹿就是Thranduil和Elrond的孩子。

至于最开始发明这个说法的“有人”是谁,八九不离十是Elros。

某天Oropher正讲解黑板上的图解的时候,发现有大半个班的眼神都有点不大对,终于忍无可忍,“刚刚有几个人不在看黑板的,每个人扣十分!让我数数——拉文克劳扣二十分,格兰芬多四十分,赫奇帕奇五十分,斯莱特林——算了,罚你们四个今天留堂。”

一个格兰芬多不服气地嘟囔了一声,“你孙子比你萌多了。”给Oropher听个正着。

Oropher危险地眯起眼睛,指向那个学生,“格兰芬多再扣五十分。你,下课留下。”

 

说到鹿,同时也有一件困扰Thranduil的事。

就是给它起个名字。

Thranduil最近得空都在翻古魔文字典,想给自己的鹿起个好听响亮的名字。

Galion见状嘲笑他:“你这是真像给自己亲儿子取名字啊。”

Thranduil的脸腾地窜红,过了几秒钟后,撅着嘴说:“如果我儿子倒好办了。要不我就给他起名叫Galion?”

“哟,不胜荣幸,你这是要纪念我?”

“不,我是想听‘Galion’冲我叫爹。”

Thranduil嘲完Galion后,居然有点认真地想起如果将来真的有孩子,应该管他叫什么名字。

过了片刻,他才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默默地又脸红了很久——

这才什么时候,他就想起这种问题来了?

不过有一点他是可以对自己坦诚的——他心底渴望这个,毕竟之前他都已经在厄里斯魔镜里看到了。

关于两个男巫怎么有孩子,原理和方法他的确也模模糊糊地看过一点。

大不了到时候让Elrond生好了。

——很久远以后的事实证明,这个部分并没有满足Thranduil的预期。

 

 

Elrond从Saruman那里结束第一周的留堂回来,发现Thranduil仍然醒着等他,趴在床上继续研究古魔文字典。

Thranduil和Lindir已经默默地换寝很久,和自家那口子住到一起去了。

Elrond和Thranduil默契地同时伸手,换回了自己的魔杖。

Thranduil拿自己的魔杖在手里转了一圈,“刚刚在图书馆的时候,Lindir发现我拿的魔杖是你的,结果戏剧性大爆发,他说‘魔杖可是代表身家性命的东西你们就这样换了’,我回答他说,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条身家性命了。”

Elrond为Thranduil少见的坦诚而欣喜,先俯下身来吻了他的额头,然后脱掉外袍,坐上床揽住Thranduil的肩膀,又亲吻了他的耳尖,“还在想名字呢?”

Thranduil在Elrond怀里翻了个身,仰头和他对视,“找不到特别喜欢的。不过我刚刚有了个念头……别用古魔文,用天文学怎么样?”

“天文学?”

“Arcturus。”Thranduil只是说了这么一个词,笑得既局促又自信,他知道Elrond会明白内涵的。

果然,Elrond轻笑一声,一边胳膊更用力地抱紧他,另一只手找到Thranduil的手,和他相握,“牧夫座α星,春季星空最明亮的星辰……”

Elrond亲了一下Thranduil的嘴唇,玩笑道:“你看,我们这样真的越来越像是在起自己孩子的名字。”

下一秒,Elrond就被满脸通红的Thranduil从身上扯了下来,泄愤地闷进了被子里,“让你再听Galion胡说八道!”

 

 

TBC

评论(52)
热度(69)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