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he Devil's Deal (Part 1)

这篇只是一个怨念产物,雷点有三,请保证可以接受所有雷点以后再点开下拉:

1. 在后续章节里会有别人/瑟兰的明示或暗示,当然都是不走心的过客

2. 不平等的恋爱关系

3. 部分(可能很多)对白的三观不正

领主的人设背景来源于果叔演的《裁缝》中的法拉特警长,电影中异装癖设定删了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没看过电影并不影响阅读

大概四五发完

----------------------


(一)

Elrond Rivendell面无表情地坐在阴暗狭小的拘留室里。

当年正是因为他作为镇上的警长,在权势面前低头,让一个无辜的小女孩蒙上了杀人的冤屈,从她的母亲身旁被带走、远送他乡。

二十年后那个女孩的回归,在这个平凡而偏僻的小镇上激起了轩然大波。

他默许了她的复仇。

她把掺着大麻的蛋糕送给那个阴险驼背的老医生的妻子,那老太婆死于服用过量。

怀疑的矛头已经指向了那女孩,而他借职务之便抢先拿到了那盒蛋糕,高调而浮夸地向所有人宣布,这盒蛋糕是他的得意作品,并且他自己正是一个瘾君子。

这是他赎罪的方式。

于是他现在在这个地方。

他罪有应得。

 

 

(二)

拘留室的门被怦然打开,猝不及防从走廊泄进的亮光让Elrond觉得有些刺眼,模糊之间,他似乎捕捉到了警员忌惮而厌恶的神情。随即,门口出现一个隽秀挺拔的身影。

那男人将黑色的西装外套搭在手上,相配的西裤一尘不染,衬衫却随意地解开一粒纽扣,银色的领带同样打得松垮,还不拘一格地蓄着长发,一袭淡金在背后披散。

仿佛他就是光。

然后,Elrond看清了他的五官。

他不想形容。因为他所掌握的所有修辞,在此刻都显得如此苍白、如此无力,简直得算是一种辱没。

碧蓝的眼睛向他冷冷地投来目光,从上到下的一眼打量,就好似利刃一般,能把人剖开了、看透了。

然后就是长久的沉默。

来者的身份基本可以确定,然而Elrond却并不欢迎。

他已经决意认罪,不需要任何律师为他辩护。

而那人也只是继续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未发一语,他的嘴角似乎揶揄地撇了一下,好像已经看透了Elrond的心理活动一般。

 

直到门口的警员轻蔑地轻哼了一声,没好气地关上了门,那人才懒懒地开口自我介绍:“Thranduil Mirkwood,来自墨尔本的Utumno&Angband事务所。”

Elrond眉头微蹙,不明白为什么墨尔本的律师会碰这种小地方的刑案。压下心头的疑惑,他向对方交代了实话:“Mirkwood先生,我不需要辩护,我认罪。”

Thranduil轻蔑一笑,仿佛早就料到他的反应,“我跟你保证,我才不乐意来。我只是不幸在附近度假,代我那个本该来这做法律援助、不成器、又得了急病的大学同学来的。”

“那正好就不必麻烦——”

“然而,”Thranduil强调着转折词,很快把Elrond说的几个字淹没,“只要是我接的案子,就没有输这回事。”

Elrond灰心地摇摇头,“是我做的,我认罪。”

Thranduil翻了个白眼,“认什么罪?误杀?二级谋杀?一级谋杀?你自己是警察,知道检方在起诉罪名上会有多狂热。”

Elrond凄然一笑,“我不在意。”

“然而我在意,”Thranduil冷笑,“我要做无罪辩护。”

“可这不是我的意愿——”

“没人在乎你的意愿是什么。”

“难道律师不应当遵从客户的指示——”

“仅限于正常的指示,”Thranduil第一次有了耐心用尽的迹象,弯下腰来,眯起眼睛,冲着他耳边一字一句地说,“我说的‘正常’,是绝大多数人都希望为自己脱罪减刑。要是像你这样的指示都遵从,我怕是早就可以关门歇业了。而且这件事情明明不是你做的,你我都清楚。”

Elrond不为所动地答道:“那盒害死人的大麻蛋糕是在我这发现的,人赃并获。”

“错,已知情况仅仅是,你被人看到拿着那盒蛋糕,但在你拥有凶器和那个老太婆的死亡之间,仅仅有你的自认将二者联系起来——你和我一样明白法律,光凭嫌疑人的自认,是无法证明有罪的。”

Elrond的表情松动了一下,“但检方仍然会自己去举证调查,显然他们能搜集到完整的证据链给我定罪的。”

“啧啧,我毫不怀疑检方无中生有、生搬硬套的能力,可是这次,他们哪怕再要炮制,也难为无米之炊了——在你被逮捕后的几天,在全镇人出去参加文艺汇演的时候,整个小镇被大火烧成白地。”

Thranduil不紧不慢地投下这颗重磅炸弹,似笑非笑地探究着Elrond脸上的表情变化。

Elrond的眼底积蓄着惊诧、痛心还有一丝担忧的情绪,但仍然强作波澜不惊的样子,努力不要在和Thranduil的对峙中输了气势。

Elrond的一言不发让Thranduil感到无趣地耸了耸肩,故意说下去:“你心里预设了一个嫌疑人,对吗?虽然表面上大家都会说,不排除是因为天干物燥的原因。”

Thranduil既然已经说到了这份上,Elrond再隐瞒也是徒劳了。

“是我对不起她,是我们所有人对不起她。”

“与我无关。我关心的只是这件案子的真凶不是你,而我会让你无罪释放。”

“然后再把她牵连进来?我不会让你这么做!你尽可以在庭上进行你的表演,我会告诉所有人——”

“麻烦你先别这么激动,”Thranduil嫌弃地咂咂嘴,再次打断了Elrond的话,“首先,对于这种证据都不足的案件,我根本没必要让你这个被告人站上证人席瞎说一通去坏我的事。更重要的是,Myrtle Dunnage相当聪明,最原始而有效的毁灭证据的方式之一就是纵火。而且,据我所知,她现在已经回到了巴黎。就算那些愤怒的居民想讨个说法,机会也几乎为零——你知道司法系统是怎么运作的,没有人会为了这群流离失所的穷鬼,立一个根本没有头绪、没有侦破机会的涉外案件。”

Thranduil说得字字是实,Elrond惊讶的,是他将如此糟糕的现实,说得如此冷漠无谓。

Thranduil没有给Elrond说话的机会,“而现在,知道你亏欠的人已经完成了她的复仇计划、安全逃脱了,你为一件根本没有做过的事情蹲上几十年大牢也就没有意义了,所以你还是配合一点,别砸了我的牌子。”

Elrond向上瞥了Thranduil一眼,不为所动,“但这仍然不能弥补我当年做过的事情——”

“内疚,是最不值钱的情绪,”Thranduil嗤之以鼻,“你有办法改变当年的事情吗?你良心脆弱是你自己的事,但是违不违法又不是你说了算的——哪怕是当年的事情,你去找找我们的刑法典里有哪一条是可以用在你身上的?你有证人证言,而你没有义务辨识那个证人做没做伪证——哪怕事实证明她真做了,最终行使权利把她送走的也是她的生父,你没有违反任何法定的义务。你尽可以再自怨自艾个十年二十年,但坐牢这件事,可不是谁觉得自己做错了就有这个殊荣的。”

Elrond甚至已经无力去追问Thranduil是哪里知道的这么细节的信息,而就算他脸上转瞬即逝的疑惑,也被Thranduil看穿,哼笑了一声,“我自然是要做好功课才敢来的。”

“Thranduil Mirkwood,你太可怕了。”Elrond诚实地说出了他的感想。

若干分钟前他伴着光明而来,可事实证明,他更像是邪恶的使者。

Thranduil竟在收到这个评价时笑了,脸上仍带冷意,却透出难以形容的蛊惑。


而Elrond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在这几个形容词上,我并不会反驳你。我只是惊讶于,人性竟然可以这么丑陋。”

“后半句话,是绝对的真理。所以你的‘惊讶’,就完全没有意义,”Thranduil简单粗暴地总结,又俯下身来,和Elrond脸对脸,两人相距只有几寸的距离,“人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拿法庭来说吧,人人都知道叫嚣两句公平正义,可是‘公平正义’是什么,不还是人自己发明的标准?发明这种词的原因是什么?就是看不惯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拿走、看不惯别人得的比自己更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就是最原始的正义观,也是人类‘正义’最本来的面貌……没有什么公平,没有什么正义,只有复仇,只有强者维持秩序,或者弱者颠覆秩序……”

Elrond听着这些可怕的话,却无力反驳。事实上,他连呼吸的力气都快要被夺走了,不知什么时候,空气越来越凝固、视线越来越模糊,满世界只有Thranduil低沉的语音和他惑人的微笑……直到最后,他只知道从Thranduil口里去获得新鲜空气,就像那是唯一的救赎、唯一的归处。

Thranduil纠缠在和Elrond的深吻中,心中主导的仍然是无所谓的情绪,然而也不可否认掺杂了一些他自己都没有料到的窃喜、紧张和疑惑。

他断断不是什么古板的人,但也从来没有随便成这样。


 

TBC

 

变成图的那几节是因为只要那几节文字混在里面就说我有敏感词。。。不就是刑事案嘛orz对不住小伙伴们啦

这里是全章的简书链接

评论(26)
热度(47)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