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cp的复杂程度已经无法用简介涵盖
ET坑会回来填
tsn文请移步子博@Antoinette_今天吃茶了吗

官配♡@甜死你的抹茶O

【ET】Deceitful Truth·虚假之真(七)

临时发作的抑郁症终究还是敌不过挖坑要填的强迫症。谢谢鼓励我的所有小伙伴们😘
--------------------------

下午时分,Gil-galad、Elendil和Thranduil三位主将在Gil-galad的王帐中讨论战略,Elrond在一边静立着旁听。
刚刚收兵回来的Thranduil是被强拉进来的,眼看着时间要向傍晚走,他有些心不在焉,暗自酝酿着什么时候借故离开。
简短的几句开场白后,行动派的Elendil就不耐地走向沙盘,弯腰指点。
“要我说,我们在这处峡谷跟他们正面交锋,决一死战。”
他的尾音未落,Thranduil就毫不留情地反驳:“峡谷之势,兵家死地。一旦对方从两头把你合围,你自己想想后果。”
Elendil恼怒地皱了皱眉,“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自己前几天在同样的地方打了一场埋伏,大捷而归。”
Thranduil抬了抬眉毛,似乎连翻个白眼都懒得,“打人埋伏和正面对战当然是两个概念,你自己算算,对方的军力几倍于我们,如果一部分人马机动包抄到我们身后,你想想后果。”
“哼,你这不还是自相矛盾?你那天私自出兵的时候,敌我数量不是更加悬殊?你怎么就没有全军覆没在里面?”
Thranduil双眼斜睨,表达着再明显不过的轻视,“我自然是事前计算过的。而且当时我不过带了一百人马,我可以面对有去无回的结果,你呢?我们就这么点资本,难道要因为你鲁莽的豪赌而万劫不复吗?”
Thranduil话说得不客气,又和Elendil素来意见不合,后者当然也来了火气,“Thranduil,收起你的自大!我就没见过像你这样刚愎自用、自我中心的!如果你真的那么厉害,为什么索伦还在猖獗?有你这样的国王,简直是同盟的不幸!”
Thranduil甚至都没被激起什么情绪,正准备反唇相讥的时候,Elrond竟忍不住发了话。
“Elendil陛下,有不同想法还请慢慢商议,请不要为一时的意见不合就伤害盟友。”
Elrond这句话虽说得客气,但刚刚这场冲突,出言不善的Thranduil也是起码要负部分责任的,然而Elrond却仅仅针对Elendil,都没有提Thranduil的半点不是。
另外三人显然也察觉了,Thranduil只是五味杂陈地攥了攥拳,Gil-galad意味深长地瞟了眼Elrond,而Elendil怒气更盛。
“呵,这里哪有你一个传令官说话的份,”Elendil直接攻击起了Elrond,随即转向Gil-galad,“还希望至高王陛下说句公道话。现在听上去,你们精灵之间一条心,未免太伤人类的感情了。”
Thranduil嗤笑出声,Elendil对Elrond的攻击终于搅动了他的情绪,他却也并不敢细究背后的原因,“Elendil,我们是三个主权国家的领袖,在平等地讨论问题,有分歧也是非常正常的,麻烦至少表现得像个成年人,不要一言不合就哇哇叫着去找‘家长’。”
Elendil怒极地瞪向Thranduil,酝酿着反击的话,Elrond却从开口说话起,就不由自主地往Thranduil的方向挪,此刻在Thranduil和Elendil之间,已经挡住了Thranduil的半个身子,简直是保护的姿态。
Thranduil也一度陷在这场针锋相对的争执中,忘了时间,直到瞥见帐外天色的时候才惊醒过来。
他几乎都能感到脸上的魔法在渐渐失效。
他正好借着此刻僵硬的静默,冷哼一声,猛然甩头,用金发遮住自己左脸逐渐显出的伤势,大步走出了Gil-galad的营帐。
Elendil不饶人地冲着Thranduil的背影讽刺道:“一不高兴就像个小姑娘似的跺脚走人,密林王真是好气量。”
Gil-galad颇为无奈地叹口气,自从同盟建立以来,这两位就成水火不容之势,虽然Thranduil的特立独行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困扰,Elendil有时的激进和轻敌也着实让他头痛。
“正如我们一开始就共识的,同盟建立不易,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至少所有人都是在为最终的胜利计议,大家还是各退一步、多听听他方的意见。”
Thranduil已经离开,盛怒的Elendil听了Gil-galad的调停,反而更有被针对的感觉,哼了一声,也没好气地离开了。
而Elrond此刻沉浸在自己的心绪里——Thranduil离开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他仿佛看见Thranduil脸侧有一些暗红的痕迹。
可是Thranduil之前还一切如常。等等……
Thranduil把他救回来的那次,有目击者形容Thranduil“满脸鲜血”……
难道这正是Thranduil那半张面具之下的秘密?
可是这也说不通,Thranduil不戴面具的时候,也并没什么异状,而且他明明在自己面前摘下过面具……
Gil-galad再次长叹一声,一句发问唤回了Elrond的注意:“你最近看见过未来么?”
Elrond摇摇头,“神赐的福祉最近并未降临于我,对于这场战争,乃至我们每个人的命运,都是悬而未决、一片空白……”他回答的时候,渐渐反应过来,“难道您……”
Gil-galad没有让Elrond问完,就回答道:“我并没有,只是想跟你确认。不过我倒是感觉到另一些东西……关于Thranduil。”
Gil-galad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Elrond脸上的紧张一览无余,Gil-galad玩味地笑了笑,“你对他产生了一些不一般的感情,对么?我看着你长大,这种事情是瞒不住我的。”
Elrond甚至没花时间去承认或掩饰,只是追问道:“您看到了关于他的什么?未来吗?”
“这正是我要跟你说的。当我试图窥探他的未来的时候,我得到的映像是一片无尽的虚空……没有答案,或者说,充满了无数不确定的可能性。而且,我能感到,他身上有某种黑暗的力量——”看到Elrond的神色,Gil-galad补充道,“我并没有说他本身是邪恶的,但他身上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个秘密或许最终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生死存亡,也未可知。”
Gil-galad的话和Elrond心里原本就存有的疑问交织起来,Elrond一时感到胸口沉重,几乎喘不过气。
“或许,你就是那个解开秘密的钥匙呢?”Gil-galad像是自语,Elrond却也听得分明,心中思绪更加紊乱。
“所以……”Gil-galad拖长了音调,隐隐透着郑重和庄严,“我做了一个决定,”他缓缓摘下自己手上的风之戒,“这枚维雅,我传给你。”
巨大的震惊让Elrond僵在原地,Gil-galad冷静地解释道:“实话是,我并不能确信,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会不会就在下一场战役中陨落。但就在这种不能决断的时候,我们更应该听从直觉,不是吗?好好使用,用你的能力去救治更多的人。”
Gil-galad说得坚决,“直觉”一说更让Elrond心有戚戚,于是也就没再退让,恭敬行礼之后,接受了神圣的精灵戒指。


要说Thranduil对这场战争有多么积极的预期,绝对是假话。
正如他一开始答应Elrond加入同盟的游说时所说的那样,当他整军离开密林,就没有再抱能活着回去的奢望。
只是在拿性命为注,去赌那一线的生机。
战争越到后期,己方消耗越多,敌我双方的人数悬殊就显得更为致命。
终有一天,Thranduil在战场上第一次面临绝境。
Thranduil和Galion被困在战团的中心,Thranduil严厉地命令Galion先上鹿准备突围。
独自面对近十个兽人的围杀,Thranduil拼尽最后的力气砍翻了所有近身之敌,却还是露出破绽,被最后两个兽人的刀剑穿身。
战甲在腹部洇开鲜红,原本已露败相的精灵王危险地眯起双眼,在敌人放松警惕之时,精准地一刀封喉。
一切发生得太快,无能为力的Galion只能强忍痛心,拼死把Thranduil拖上鹿,全力突围。

他们终于脱出战团之时,正是西风残照,夕阳如血,映着残酷而萧索的战场。
Thranduil脸上的龙伤甚至在日落之前,就已经因为失血过多、体力不支,无法维持魔法而显现。
Thranduil这时仍然清醒,附在Galion耳边,吃力地交代着:“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在行军床……床底有个匣子……我之前就写好了身后的安排……你就是密林的下一任君王……我没有孩子,你被我Ada养大,也算我的半个兄弟……如果……你愿意的话……娶我的表妹Ithil,北方领主的女儿,和辛达联姻可以稳固……稳固你的统治……”
Galion认真地听着,心痛如绞,不住地想哭,“够了,Thranduil,别乌鸦嘴,你才不会死呢……当王那么无聊,你可别把烂摊子甩给我……”
Thranduil配合地对Galion强作的幽默笑了笑,“好……我争取不死……不然你可不得埋怨我到永远……只是,还有一件事……”
“什么?”
“别让Elrond……看见……我这样……”
Galion知道自己不合逻辑,但那时那刻,他真的是恨透了Elrond。


TBC

评论(32)
热度(54)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