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Millennium·千年(续《Era》,HPAU)CH1

这一部分的故事其实从两年前开《Era》就开始脑了,昨晚突然来了点动力就动工了
文前说明:
1. 和《Era》没有很严格的承接关系,可以看作前后文,也可以看作两篇HPAU题材的独立文。本篇时间线开始于主人公15周岁,即将升入五年级的时候
2. 也欢迎木有看过HP的小伙伴来看,本篇私设多多并且对原著涉及到的名词基本有解释,尽量做到友好
3. 其他私设请见本章结尾的说明
--------------------------------

(一)过去,现在与将来

“Thran?”
从露台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唤,原本正坐在床上看书的Thranduil迅速翻下床,打开了通向露台的门,立刻就被扑上来的Elrond抱了个满怀。
两人保持相拥的姿势,Thranduil退了两步,带着Elrond完全进入室内。两人交换了一个浅吻,Thranduil才发问:“怎么不用飞路网来?”
Elrond伸手捋了捋Thranduil的头发,不无炫耀地答道:“我练幻影移形呢。你们城堡周围有防护咒,我显形到附近然后走过来,刚刚用了点魔法帮助,爬墙上来的。”
Thranduil的第一反应是担心,“你才学多久,而且一个人,万一出了差错怎么办?”第二反应是不服气,“你怎么已经学会了?”
“我自己已经比较有把握了,”Elrond先安抚Thranduil,马上又化解了Thranduil的些许不满,“Thran你其实也会嘛,只是你比较谨慎。”
“油嘴滑舌。”Thranduil一语道破,脸上却是藏不住的笑意。
Thranduil带Elrond坐在自己床上,又问:“你今天晚上怎么会来的?”
他们已经确立恋爱关系一年多,用Galion的话来说,已经到了偶尔要追求距离产生美的地步了。于是这个暑假他们是各自在家过的,也就是每隔几天通个信,想极了的时候就通过飞路粉走动一下。
“有一个消息,”Elrond说着话,嘴唇就蹭在了Thranduil的耳边,“今年三强争霸赛的章程确定了。”
三强争霸赛是在三所欧洲最著名的魔法学校之间举办的负有盛名的国际比赛,每五年举行一届。上一届比赛举行的时候,Thranduil和Elrond还没有到上学的年龄,这一届比赛将在法国的布斯巴顿举办,而他们在上学期末听到风声的时候,就半真半假地讨论过要不要参加这届比赛了。
如果能赢下这项赛事,哪怕只是有资格参加,都可谓是学生时代能获得的最高荣誉。
当然,他们的顾虑主要在于这项比赛的危险性,前一届有参赛者严重伤残,再前一届有观众死亡,再之前好几届则连续有选手丧命的记录。
虽然从趋势来看,近两届的确是对比赛的危险性有所控制了,因而他们两个一直保持观望的态度,就等这次的章程出来再做决定。
果不其然,Thranduil有些激动和期待地睁大了眼,Elrond也就没有再保留悬念,“具体赛制没有改变,有意向参赛的人把自己的名字投进火焰杯,由它决定每个学校的一名代表。比赛还是三轮,据说和上一届也没有差别,比赛项目设计的大纲中包含了应对未知的魔法生物、魔法器械、魔法环境,考察对咒语、魔药等全方位的应用能力,当然还包括品格和智慧的考验——官方文件原文,基本是废话,重点是明确指出了项目的危险性必须比起上一届持平或略低,在所有可能造成生命危险的场合,都必须有专人全程在场,来应对意外状况。”
Thranduil若有所思,点头微笑,“那就意味着……”
Elrond心有灵犀地补全了后半句:“还是可以去参加一下的。”
Thranduil的眼神亮晶晶的,充满了期待,还有几分挑战,“你说,火焰杯会选择我们中的哪一个?”
按照Thranduil话里的意思,就是已经排除了其他所有候选人。而Elrond也就接受了这个前提,陪他想象了一下,“我不知道……我的直觉会是你。反正如果真是你的话,我肯定会为你感到高兴——当然,还有担心,有鼓励……”
Elrond的尾音渐弱了,被Thranduil用一个吻封堵。
接吻时,Thranduil因为缺氧,顺势带着Elrond往床上一倒,却不小心磕到了他刚刚随手放在床上的书。
Thranduil痛哼一声,Elrond赶紧终止了这个吻,伸手帮他揉后脑。
Thranduil就着Elrond的爱抚,顺便抱怨起来,“都怪这本书……我刚刚在找魔法史论文的题材,真是的,放个假都不让人安生……”
Elrond继续手上的轻揉,把那本书拖出来扫了眼题目,“跟算数占卜的历史有关?”
“是的,好歹还和我感兴趣的东西搭点边,如果我幸运的话说不定还能破解个远古矮人金库的密码什么的……”Thranduil开了个他不太满意的玩笑,旋即好奇道,“那你打算写什么?”
“我在研究早期巫师的历史……人类的魔法觉醒、巫术的理论化之类的,有点大,但真的非常有意思。比如我这两天发现,巫师的创世神话好像和这个有关。”
Thranduil的头不疼了,撑起上身,侧躺在床上,Elrond也和他面对面倒下身子,伸手搂住他。
Thranduil也把手搭在Elrond的腰上。本来对于魔法史他是最头疼的,但只要Elrond跟他讲,他就会兴趣盎然。
“Thran应该也听过吧,关于埃努们进入阿尔达,然后创造了世间一切的故事。”
Thranduil点点头,按照自己的印象说了下去,“小时候Ada给我讲过,我后来也自己翻了点。好像说其中的十四位主神称为维拉,次神们称迈雅,后来好像还有个特别坏的跟他们打了一架然后输了。”
Elrond点点头,“其实之前已经有一些学者考证过了,只是研究得不够深入,也没有得到足够重视——这可能是很早以前的伟大魔法师们的故事,因为当时没有专门的历史记载,存在口口相传中被神化的可能。我倾向于这个故事的本意是反映了他们一同构建魔法界的秩序,之后和同伴产生分歧,最终走向战争,随后主张和平的多数派胜利的过程。”
Thranduil听得入迷,但还是故意找茬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个结论听上去更多靠的是想象力。”
Elrond不紧不慢地刮了下Thranduil的鼻子,胸有成竹地反问:“考你一点古代魔文的知识。‘埃努’这个词——Eru,是什么意思?”
Thranduil配合地思考起来,“嗯……‘圣贤’,或者‘崇高者’,一类的……”
Elrond只点头,不说话,直到Thranduil如有所悟地抽了口气。
“这的确可以让人产生联想,不是吗?如果他们就是这么一群人,启迪和引领了还处于混乱无序状态的巫师群体呢?”
Thranduil不得不承认Elrond说得有理,同时也有些不服气地玩心大起,伸手把Elrond仰面推倒在床上,控制着力道撑在了他胸口,“你聪明得已经让我觉得讨厌了。”
Elrond已经很习惯去过滤诸如Thranduil刚刚说的后半句这种口不对心的话,只听进去了Thranduil夸自己聪明的意思,伸手捧住Thranduil的双颊,亲了一下他的额头。
Thranduil享受地半闭起眼,很快举一反三,“那么传说里讲的那些战争,你也认为它们其实描述的是巫师战争?”
“有理由这么相信,我还在找更多的佐证。不过在这个过程之中,我对一个次神——或者在历史上就是一个巫师,特别感兴趣。你可能还记得,‘坏人’的代表叫Morgoth,神话中是一名堕落维拉,其实考究一下这个名字,‘黑暗之敌’,就不大像一个正常的名字,他的本名应该叫Melkor,这个名字甚至真的是在正史中有迹可循的。而他最得力、最著名的一个仆从,叫Sauron——”
“‘可恶的’?”Thranduil第一时间反应出了这个名字的词源,哭笑不得地打断。
“嗯,这个人正是我感兴趣的。显然这个名字也是敌对过程中的蔑称,他的本名我还在考证,但我目前知道的是,他曾经以Annatar的名字活动过一段时间——在他的主人Morgoth被击败之后,并在此期间诱骗了一位精于冶炼的巫师,打造了一个强大的魔法物件——虽然目前我没看到任何记载准确描述这样东西的形态和功能。而且……接下来又是一个我看不懂的地方——他将这件物品制成了一个‘魂器’,我对这个词非常陌生……”
“你说,‘魂器’?!”Thranduil一下子来了精神,脸上的神色已经充分表明他有所了解,而且这绝不是什么好东西。
Elrond有些阴郁地点头,“是的。我猜这可能是一种邪恶魔法,但甚至我所有和黑魔法搭边的书都没有介绍。”
“因为这种东西太糟糕、太糟糕了,”Thranduil加了重音,神色严峻,“通常来说这种知识最好被人永远遗忘才好。我是从我Ada那里知道的,他说,藏着掖着也没用,别有用心的人总会通过各种渠道去了解,这个时候我们如果一无所知,又怎么跟他们对抗?魂器这个词,拆解开来,就是藏有灵魂的器物——巫师分裂自己的一片灵魂,放进一个容器里,这样这个巫师就不会死亡,因为永远有他自己的一部分灵魂把他绑在世间……”Thranduil顿了顿,俯下身彻底躺在了Elrond的胸口,似乎这样才有力气说下去,“而制作一个魂器的必要条件……就是杀人。而且,魂器非常难以摧毁,只有有限的几种非常强大且罕见的魔法力量可以做到。”
这个话题太过沉重,Elrond忍不住伸手搂住了躺在他身上的Thranduil。
Elrond心里渐渐形成了一个可怕的推论,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Morgoth和Sauron的时代,距离今天起码有千把年了。如果这个说法是真的,最糟糕的一个可能是,这么多年来一直有个黑巫师的魂器默默无名地待在某个地方,他随时可能回来——甚至,他从来就没有消失过。”
Thranduil长叹口气,努力换了种幽默的语调:“瞧你这历史研究做的,怎么最后推论出我们好像大难临头了一样。”
Elrond配合地轻笑了一声,Thranduil又说:“哪怕它是真的,如果真的有黑巫师出现,我们也无法阻止,更何况哪怕没有那么个一千年前的,也保不准当代没有心理扭曲走上邪路的——防不胜防,所以干嘛杞人忧天?如果事情真的来了,该打就打呗。”
Thranduil的一席话的确有理,Elrond的心情也轻盈起来,牵过Thranduil的右手,往他中指上的戒指吻了一下。
这枚戒指,是Thranduil去年过生日的时候,Elrond送给他的。他本来看中的是星光白宝石,没成想被矮人漫天要价,由于赶时间怕加工来不及,只好退而求其次选了一块和Thranduil眼睛相配的绿宝石嵌上。
“反正我近几年的头等大事,是你毕业以后一定要嫁给我。”
Thranduil双颊一红,心里暗道Elrond的话题怎么转得这么快,故作不领情地撇了撇嘴,“看你表现。”

Elrond也没提要回去的事情,两个人就并肩躺在床上,手牵着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一些琐事。
直到他们双双进入梦乡,Thranduil非常自然地蜷身靠进Elrond怀里,Elrond伸手环住他。
只要有彼此在的地方,就可以安眠。


TBC

这一部分的故事引入了HP原著第四部的三强争霸赛。原著里(时间线为1990年代)按我的印象是说三强争霸赛停办了几个世纪,本文目前是在1690年,所以我私设这一届三强争霸赛是三百年来(应该也算几个世纪了orz)的最后一届
以及原著里面的三强争霸赛是有十七周岁的年龄限制的,按照我个人理解是办赛恢复后为了安全起见的规定,从前是没有的,所以他们作为五年级生会考虑参赛。同理这里他们十五岁就开始学幻影移形,因为私设那个时候还没有规定只有成年以后、通过考试才能用这个魔法
具体这个故事里三强赛的三个项目我也脑补了好久了,至今脑内的最新版本还是和原著里的三个项目有所相似,我努力再开开脑洞,希望真正呈现出来的时候不会带太多原著项目的影子~

评论(38)
热度(68)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