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Friend or Foe·亦敌亦友(网球AU)(5)

上周结束了两门课这周末根本不适合勤奋学习而适合勤奋更文

没错其实这个文还是有后续的。。虽然不是什么正经的剧情文,其实停在哪里都可以的2333本来一月份停下来以后就脑过后续情节,既然有小天使惦念着我就更啦~

全文tag在此 正文两人目前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番外告诉我们他们是三年后愉快地谈起了恋爱还结了婚

-------------------------

 

美网结束以后,Thranduil和Elrond有大半个月没有交流过了。Thranduil忙着养伤,而Elrond则开始备战十月起的亚洲赛季。

“Thran你看,这是东京塔。”

十月的第一天,Thranduil突然收到Elrond发来的消息,还附了一张他戴着墨镜在塔下的自拍照。

Elrond要参加月初在东京的公开赛,然后是上海的大师赛。

“哦,玩的愉快。”Thranduil觉得自己回复得有点傻,但也想不出别的话来。

本来他今年的赛程是去参加同期的北京公开赛,然后再在上海和Elrond碰头,当然他现在这种情况,是哪个都参加不了了。

“你那里将近十一点了吧?你是不是要睡觉了?”

Thranduil莫名地感到Elrond的废话有点多,他们的作息习惯互相都很清楚,Elrond这算是明知故问。

还没等Thranduil打字,Elrond又一条消息就进来了,“你的伤怎么样了?恢复得好吗?”

Thranduil并不是很确定,根据他们这一行的一般礼貌,直截了当地问竞争对手这个问题是不是正常。

他这个时候刻意忽视了,通常“正常”的对手们是不会在一方伤了以后一定还要在人家的宾馆蹲候一晚上来确认对方的状况,还一言不合亲了个嘴的。

“还行吧。目前乐观估计还是可以打年终总决赛的。”

“嗯,你自己保——”

Elrond回的消息也算中规中矩,不过最后一个词没打完。

如Thranduil所料,Elrond马上补了一条,“保重。我被粉丝认出来了……晚安。”

Thranduil回想起有一次在蒙特卡洛,Elrond被尖叫的女粉丝如饿虎扑食般包围的情景,不禁笑了一下,回了一条不知Elrond在两小时之内能不能有空看的“晚安”,关了手机,翻身睡觉。

 

 

Elrond在东京的对手寥寥无几,非常轻松地获得了冠军,转战上海。

从上海下飞机的时候,Elrond就被热情的粉丝团团包围。

Elrond习惯性地和蔼微笑,尽量满足了所有人的签名要求。

其中有个小姑娘拿的海报让他的视线多停留了两秒。那是他和Thranduil作为世界前二帮上海大师赛拍的宣传海报,上面只有他们两个人,虽然Thranduil最终因伤缺席了这站比赛。

Elrond表面平静无波地在海报上他的照片一侧签下自己的名字,那姑娘脸色红红地道了谢,嘴角还有一抹神秘的微笑。

他并不确定,那姑娘微笑的时候,心里想的事情是不是和自己一样。

 

 

一周后。

Thranduil站在泳池里,池水没过了他的肩膀,正小心翼翼地活动双臂,做着理疗师发明的一套无比愚蠢的康复操。

Galion捧着手机进来,看见Thranduil的动作,不禁捧腹大笑。

下一秒,在Thranduil的瞪视下,Galion就遭遇了现世报,脚下一滑,头朝下栽进了泳池里。

他的第一反应是抢救手机,把手机朝远离水边的地方一扔,然后形象全无地溅起一个大水花,狼狈落水。

Thranduil幸灾乐祸地笑了两声,继续他搞笑的拉伸动作。

Galion悻悻地站起身来,故作优雅地捋了捋盖住前额的湿发,耸了耸肩,“我本来只是想告诉你,Elrond刚刚赢了上海大师赛。”

Thranduil撇撇嘴,“这都不能算新闻了,这站冷门爆得一塌糊涂。”

Galion眉毛挑得意味深长,“我本来以为你会更关心一点。话说……他的大师赛冠军数,是不是追平你的了?”

Thranduil翻翻眼睛,“哪又怎么样?至今纪录还是Celeborn Lothlorien保持的,不到那个数都没有意义。”

但Thranduil的神态和语气明显表示了他还是介意的。他们离前辈的那个纪录,也只差四座奖杯,不出意外的话,他们总有一个会先打破这个纪录,而每多拿一个冠军,就是增加了自己的筹码。

而且除了这项统计外,他和Elrond的职业生涯冠军总数本来也是胶着上升,去年年底他还领先三个,结果到现在反而被他反超了一个。

上海赛原本就是Thranduil最喜欢的比赛之一,非常适宜的硬地赛场,观众很偏爱他,而且……奖金很高。如果不是他现在伤着,今年肯定要在上海和Elrond决一高下。

Thranduil手上还机械地重复着动作,心里却越发不爽起来。他这一年状态的确不行,运气也很背,最难堪的还是大满贯冠军颗粒无收——他刚刚都忘了算,今年在澳网和温网被Elrond打败两次,而且Elrond拿到了那两项的冠军,温网之后他的大满贯冠军数已经被Elrond超过了。

 

Thranduil沉浸在自己的心绪里,Galion正吃力地爬出泳池,而被Galion扔在一边的手机仍然开着网络直播,模糊不清地传来一些现场的声音。

Oropher正过来查看Thranduil的情况,突然惊了一跳,“妈呀我怎么听见Elrond在说话?!”

湿透的Galion捡起手机,发现这是Elrond的现场采访。

他看着摔裂的屏幕简直想哭,又突然隐约听到Thranduil的名字,下意识地调大了音量。

“……是的,我跟他最近有过联系……嗯,就是关于他近况的一些寒暄。对,众所周知Thran非常喜欢这项比赛,过去四年里三次在这里夺冠。我非常期望他能回到赛场,也对他致以我最衷心的祝愿……”

因为没有听见主持人的提问,Elrond的这句话听上去就更没头没脑,声音回荡在安静空旷的泳池,有些说不出的尴尬。

Thranduil觉得脸颊有点烧,虽然有些感动,也气恼Elrond肉麻兮兮地说这么多干什么。

他转移注意力般地甩起右臂继续做操,被Oropher赶紧喝止,“喂你这个动作幅度太大了!今天的恢复训练到时间了,快点上岸吧。”

 

Thranduil的手机忘在房间里了,直到晚上去看的时候,才发现Elrond发来了好几条消息。

“Thran我赢了,但赢得好没意思,挺怀念去年我们在这里的决赛的。”

“你这个星期怎么样了,有恢复得更好一点吗?”

“看这个(附了一张图片),这是我在离开日本前去一家庙里为你求的,是护身符,很灵的。你最近都在家吗?我寄给你好了。”

如果之前Thranduil心里更多还是感动和不好意思,现在恼火的感觉就真的占上风了。

他们可以算得上朋友,还是认得很多年的那种,这没问题;他也不否认他们在十几岁的时候还在一张床上睡过、一个月前还莫名其妙地亲了个嘴。但他们好歹也是当代网坛竞争关系最为激烈、水平最为接近的对手,过去的几年里他们互相的关系都保持得恰到好处、非常职业,但Elrond最近这算是怎么回事?

放任自己在心里吐槽了一阵,Thranduil摸索出的一个答案是,Elrond最近的态度大概和自己受伤有关系——但这个发现还是让他心里不舒服,他一时半会也无法解释原因。

Thranduil想了片刻,觉得明着迁怒Elrond也不好,于是还是淡淡地回了一句:“寄就不必了,伦敦见。”

他绝不会甘心放弃年终总决赛,虽然他很怀疑自己到时候的恢复情况是否足以允许自己参赛,就算强行参加,又能不能有所作为。

 

 

TBC

评论(42)
热度(46)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