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Friend or Foe·亦敌亦友(网球AU)(6)

本来周一该更的,被实习的事情搞得心累。。。

码了半天还是没码到之前一直期待的戏码2333

---------------------------

 

上海大师赛结束后,距离Thranduil受伤也已经过去了六周,在理疗师的谨慎建议下,Thranduil可以回到球场,循序渐进地恢复训练。

Thranduil对这一天已经等不及了,然而自己的亲爹兼教练却在第一天就迟了到。

几分钟后,Oropher姗姗来迟,一边还在打电话,脸上的表情十分诡异。

“好好好我帮你问下……”Oropher敷衍地说了句,盖住话筒,问Thranduil,“你在年终赛前要去西西里岛训练吗?”

Thranduil一下愣了,“为什么去那边,我们在那里又没有……等等,难道是Elrond?”

Oropher点了点头。

Thranduil冲口而出“不去”,Oropher意料之中地复述了他的话。

“去去去,我才没有假传他的话……你有病吧,”Thranduil本以为电话对面的就是Elrond,听见Oropher这话以后猜到是Gil-galad,“当年温网上那个球你都啰嗦了十几年了不嫌烦啊?我还没跟你说1996年法网——闭嘴吧谁开始先翻旧账的?好好好我让他亲口跟你——”

Oropher不由分说地把手机塞到Thranduil耳边,Thranduil也只得问候了一句“您好”。

电话那头是几秒钟的沉默,然后Thranduil听到的竟是Elrond的声音,“Thran……”

Thranduil毫不掩饰地长叹了一口气,Elrond本来通过Gil-galad和Oropher商量这件事,明显自己也明白这件事不大合适,“我不要和你合练,马上打总决赛了,像什么话?”

Elrond的回答倒是出乎意料,“不是合练,我只是邀请你去,但我这两个月不在那边练。”

“呵,那你到哪去?”

“我回澳洲。”

“……你吃饱了撑的吧。”

“呃……我……想家。”

Thranduil翻了个大白眼,“简直是胡说八道。下个月打完以后,冬歇随你回家待着好了。我不要你的好处,也回报不起。”

“Thran,我不是这个意思……”Elrond越发张口结舌,“你本来年终赛前不是都喜欢待在欧洲的嘛,你蒙特卡洛的房子现在又在装修,所以……”

随便他怎么说,都没办法直接回应Thranduil的话,证明这不是单纯的“给好处”。

“我在纽约待着挺好。我要训练了。”Thranduil说完这句话,就掐掉了电话。

 

做热身运动的时候,Thranduil还愤愤不平,“哼,他以为他是谁?他以为我会笑嘻嘻地答应然后还要对他感恩戴德吗?这里多好,是我自己家门口,气候也和伦敦那副鬼样子接近——”

“Thran,”Oropher突然认真地叫了他一声,打断了他的碎碎念,“你最近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Elrond连赢了两个比赛,你们的积分差也越来越大,而你自己受了伤,一方面担心不能及时康复,另一方面更不喜欢无能为力地坐视他拿冠军的感觉,是吗?”

Oropher的话点出了Thranduil情绪的源头,后者停下动作,点点头,“是的。而且我更不喜欢——”

Oropher未卜先知地把话说全,“Elrond现在把你当成残疾人对待,对吧?”

Thranduil继续点头。

Oropher嗤笑出声,“人家关心你呢,虽然热切过了头,”Thranduil刚开始红着脸抗议,Oropher就话锋一转,“我们去度假吧,换换心情。去迈阿密,你照样可以训练,这里的天气的确越来越让人抑郁了。”

Thranduil虽然生在这里,但大半的青少年时期都在欧洲度过,也从来没有适应过纽约寒冷的冬天,最近越发短得过分的白昼也绝对不是加分项。

Thranduil承认自己现在有点当局者迷,留在这硬来也没什么用,还不如听Oropher的建议。

 

 

“拜托……你能不能先把注意力从Thranduil的赤膊照上转移一下,现在训练呢!”

Gil-galad无奈地看着眼神已经粘在平板上的Elrond,出声提醒。

Elrond看着网上报导出的Thranduil在迈阿密的游艇上的照片,有些百感交集。

一方面,他的确不否认只穿了沙滩裤的Thranduil的确很有看头,身材清秀挺拔,肌肉恰到好处,披散的金色长发加上太阳镜,满满的明星范。

另一方面,他也有点郁闷,前几天Thranduil还振振有词地说着他要训练然后挂了自己的电话,现在却跑到迈阿密度假去了。他知道Thranduil更偏爱温暖的气候,但为什么Thranduil一口拒绝了自己请他去西西里的邀约?而且Thranduil看上去那么轻松,是胸有成竹,还是明知恢复无望?Elrond不知道Thranduil的现状,不知道他的计划,从而越发担心。

“你小子给我过来训练!”

Gil-galad也很郁闷,他什么时候开始学Oropher爆粗了?

 

 

“Thran,你确定要去参加总决赛?”

Thranduil恶狠狠地咬了一口无麸质披萨,含混不清地答道:“当然。”

无麸质饮食这几年被传得神乎其神,也的确有成功案例,但通常认为对于没有麸质过敏的人来说并没有那么大意义。

当然对这群人来说最大的意义可能就是减重,这也正是Thranduil的目的。

最近Thranduil总觉得自己移动太迟缓,一口咬定是因为自己胖了。

而从Oropher的角度,Thranduil只是因为这两三个月在养伤,缺乏锻炼罢了。

但Oropher也并没有明说。Thranduil最近的心理属于比较微妙的阶段,需要积极的心理暗示,管它有没有逻辑。

电视里正在播放的是巴黎大师赛的颁奖仪式,Elrond再次取得了冠军。

如果Thranduil对自己足够诚实,他是有点不希望Elrond拿下这个冠军的,原本他心里也有足够的理由——巴黎大师赛结束以后下一周就是年终大师赛,所以这站大师赛通常都被人视作鸡肋,本来到了年终大家都非常疲惫,在必须取舍的情况下,当然是弃巴黎而保年终更为明智。

结果没想到Elrond还就这么一鼓作气。这样一来,Elrond的大师赛冠军数、冠军总数、大满贯冠军数都在今年年末超过了自己。

 

而之后Galion转述给Thranduil的,Elrond的新闻发布会,则让Thranduil的心里更乱。

Elrond的与世无争、擅打太极本来是这一代球员中著名的,结果在上次Elrond为了Thranduil嘲了Thorin Oakenshield之后,这次赛后又怒怼了Thorin外加一个记者。

原因是那个记者提问的时候引用了Thorin的话,Thorin曾经在这项比赛的赛间隐隐暗示过,Thranduil今年大满贯“四大皆空”,现在又被伤病困扰,他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Elrond直接义正词严地回应:“Thranduil Mirkwood在我眼中是当代最伟大的球员——没错,最伟大。他只是暂时需要调整,如果某人对于运动状态的起伏大惊小怪,或许这个人都根本不应当做一个运动员,而只是个门外汉。我了解Thranduil,他一定会付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努力,为我们展现一个最最耀眼的回归。任何一个质疑他的人,或许都应该先翻翻自己和他的交战记录。”

可是Thranduil对Elrond捍卫自己的行为并不感到高兴。

他不需要Elrond为自己出头——尤其是Elrond的这种出头行为的前提是已经把他自己在和Thranduil的关系中定义为了强者的时候。

 

 

Thranduil再次见到Elrond本人,是在年终大师杯的开幕式上。

当今世界排名最高的八位男子单打球员、八组男子双打球员西装革履,依次走过红毯,在会场中聚首。

Elrond非常明显想要上前来和Thranduil说话,但公众场合也不好表现得太过明显,而且他们当中还隔着Bard Dales和Azog Orcs。

Thranduil就像是故意不想和Elrond说话似的,正好他左边的Bard和右边的Faramir Gondor在Thranduil眼里属于当代球员里为数不多的正常人,Thranduil就一直跟他们聊天,过程中也免不了半真半假地说点自己伤情恢复的情况。

而悲催的Elrond只得全程静默,装作对这间乏味会场里的装饰非常感兴趣的样子——他右边的Azog是出了名的人见人嫌,而右边的Thorin更是在今年之内结了两次仇了,一直在用阴沉的苦大仇深的目光瞪着他。

Elrond还是时不时地伸长脖子瞥一下Thranduil,全然不觉对方心里已经积蓄了一段时间的复杂情绪。

 

 

TBC

评论(20)
热度(53)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