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Friend or Foe·亦敌亦友(网球AU)(7)

有一种课叫做它基本不点名,你不去上又心里不安,但真正坐到教室里的时候又在骂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浪费时间。。。
所以,码文吧2333
----------------------------------

参加年终总决赛的选手被分为两组,先打组内循环赛,依胜负场数,前两名进入半决赛,每组的第一名对阵另一组的第二名。
Thranduil和Elrond作为世界前二,分别领衔一组,Thranduil所在的那组先比。
然而从小组赛第一轮开始,Thranduil的表现就令人大跌眼镜。
他对小将Faramir从来未尝败绩,这次小组赛第一轮却轻而易举地被打了个零比二,除了第一盘开始两人胶着了一阵之外,之后的Thranduil完全落在下风。
更吓人的是,Thranduil以往在场上气场十足、计算精准,让人望而生畏,可是这次却轻松随意得过了头,甚至在一个匪夷所思的失误以后吐了舌头,调皮地笑了一下。
这次来参赛的Thranduil,别是假的吧。

Thranduil大半场比赛如同梦游,自己倒显得挺自得其乐,看台上的Oropher面无表情,读不出虚实,反倒是Elrond心里在干着急。
他想不通为什么Thranduil受伤以后人格都变了,很担心Thranduil有没有完全恢复,也有些气恼Thranduil不认真的态度。
如果他觉得复出还不是时机,为什么要勉强自己来打这项比赛呢?一方面既可能二次受伤,另一方面,选手之间互相的胜负,有时就是气场此消彼长的过程,就算这次输球有特殊原因,下次交手,尤其是在重大比赛中,前一场的败绩都可能成为负面的心理暗示。

Elrond担心归担心,但依据他们之间的约定俗成,如果他们在竞争同一项冠军,期间是绝对不互相联络的。
或许Thranduil只是需要一场比赛来调整。Elrond用这种想法自我安慰。
第二天他自己的第一轮比赛倒是发挥正常,赢得四平八稳。

可是Thranduil进行第二轮比赛的时候,Elrond再也坐不住了。
通常第一轮完败之后,还想在四进二的小组中晋级,后面的两场比赛基本属于被逼到绝境,不容有失,甚至连输掉一盘都可能提前出局。
Elrond原本盼望着Thranduil可以在这一轮绝处逢生,对手Lindir Lindon也是后起之秀,Thranduil面对他也有绝对优势。
然而Thranduil这场比赛打得让人更加看不懂。
闷倒不如第一轮那么闷,甚至还有一些令人叹为观止的精彩击球。
但是Thranduil的稳定性太差,前一分钟可以两个Ace球夺回主动,后一分钟就能连着两个双误把战果葬送。
他还打了些难度极大的、正式比赛中没被逼到绝境都不会敢打的球,比如胯下击球,还有被逼到场外后,从球网之外折回场内的穿越球。
现场解说忍不住吐槽,Thranduil这根本是带着表演赛的心理来打年终赛。
再次连丟两盘失利以后,Thranduil已经彻底没有希望晋级。
Elrond忍不住对Thranduil生气。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为什么不认真?他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是伤没好,还是心里有其他的事情……甚至是有黑道威胁他打假球?
Thranduil明明有事,为什么他不告诉自己?

Elrond也顾不得被人看见了奇怪,在Thranduil赛后就直接去了球场,往球员休息室的方向赶,想要向Thranduil问清楚。
他还是稍慢了一步,Thranduil正沿球员通道匆匆离开,他喊了Thranduil一声,声音不敢太大,怕引来别人。
Thranduil头也不回地越走越远,不知道是真没听到,还是充耳不闻。
Elrond自己第二天还要打比赛,按理说应该牢牢遵守作息时间,但心里压着这件事让他无法入眠,纠结许久,还是给Thranduil发了几条诸如“没事吧”,“身体有不舒服吗”,“心里有没有什么不开心,愿意的话可以告诉我”。
无一回复。
Elrond原本自我安慰Thranduil可能只是早早睡了,可直到他自己第二天下午的比赛前,都没有得到回应。
Elrond这轮的对手是Bard,对方自从今年美网开窍了以后变得越来越不好打。而Elrond今天的状态显然堪忧,昨晚没有睡好,再加之担心着Thranduil,尤其在关键分的时候根本不够专注。
Gil-galad在看台上握紧了栏杆,脸色难看。
这场比赛的比分盘盘见七,Elrond最终在决胜盘的抢七里以5比7的小分遗憾输掉整场比赛,美网后的连胜也戛然而止。
Elrond都没把这场失利放在心上,赛后赶紧捞了自己的球包退场,忙不迭地给Thranduil打电话。
这个电话响了很久,以被Thranduil掐断而告终。
Elrond再打时,就彻底没法打通了。
Elrond方寸大乱,Thranduil哪怕接起电话说一句“你烦死了”都好,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咬咬牙,又把电话打给了Oropher。

Thranduil这个时候正在吃晚饭,接到Elrond那个冒失的电话时,脸色变了变,挂断以后默默把Elrond加进了黑名单。
半分钟后,Oropher的手机响了起来。
Oropher看着来电显示,挑了挑眉,“诶,是Elrond。”
“刚刚打给我的。我不要接他的电话。”Thranduil冲口而出。
Oropher就把电话放一边,让它继续响,心想Elrond讨了没趣后应该就收手了。
在一段长到无法忍受的铃声后,Oropher还没松口气,Elrond不依不饶地继续打了进来。
Thranduil忍无可忍地抢过自己爹的手机,直接关机。
意料之中地,下一个就轮到了Galion。
Galion却一没有挂电话,二没有交出自己的手机,对Thranduil说:“你就听听呗,万一人家有紧急事情呢?”
没等Thranduil反驳,Galion就不由分说地接起了电话,贴在了Thranduil耳边。
“喂?Thran在吗?”Elrond问得慌张,似乎都没料到这次没被挂电话。
Thranduil没有办法,只好冷冷答道:“是我。”
“Thran……你……你最近有什么事吗?有什么不对的事情?”
“你这问的什么话?没有。”
“Thran,我不相信。出了什么事跟我说好吗?我很担心、很担心,今天比赛我根本没法集中注意力……”
“哦,也就是说你今天输了比赛还要怪我咯。”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你没有事的话,”Elrond起先的语气温软,后来慢慢也带了火气,“那为什么前两场比赛打成那样?为什么那么不认真?你要是没准备好又为什么要来?你的伤到底好透了没有?”
Thranduil终于忍无可忍,冷哼一声后是愤怒的爆发,“你以为你是谁?!你哪来的资格教训我?你又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之前说得还不清楚吗?我不需要你的恩惠,不需要你的关心,更不需要你的维护。我心里不爽懒得好好打比赛还不行吗?Rivendell先生,你贵为当今世界第一、现役球员成就第一,你可以轻视我,但至少我还有一点作为竞争对手的意识和尊严——你可以觉得我不配,但麻烦你把你的想法停留在心理层面,不要时不时地给我点同情的施舍!希望这次我跟你说清楚了——我也不觉得我们之间的私人关系比点头之交好多少。”
Thranduil说得伤人,狠狠挂了电话。
Oropher只是静静地看着,对这一幕的发生早有预料。Thranduil最近因为际遇不顺,Elrond又过于耀眼,一方太敏感,另一方有些飘飘然。Elrond虽是好意,但没有分寸,而Thranduil也有道理,虽然本不用这么反应过激。
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孩子,Oropher就算从道理上知道两人应该各打五十大板,但自然会无条件站在Thranduil一边。
他也理解Thranduil为什么这两场比赛打成这样,还是这种态度——Thranduil的确还没准备好,之所以还是决定参加年终赛,就是因为收复失地的迫切。而当他发现现在的状态还没法支持自己的野心时,用“不认真”的托辞来替代“做不到”的实话,既是震慑外人,也是无奈的自我麻痹。

然而,Thranduil在今年年终赛的谢幕战,再次从另一种意义上震惊了所有人。
Thranduil最后一个对手是在这项赛事中和他颇有些同病相怜的Thorin Oakenshield,两人原本是这组排名最高、优势明显的两位选手,结果Thranduil提前出局,Thorin一平
胜一负,除非这场比赛取胜,不然也没法晋级。
有些人一厢情愿地猜测,Thranduil会不会放个水让Thorin进半决赛,因为在目前剩下的选手中,理论上最有希望阻击Elrond获得冠军的就是Thorin和Bard,而且Thorin的打法事实上更克制Elrond,和Elrond的交手纪录和过程也更为纠结。
Thorin这场的状态相当不错,但Thranduil一改之前无所谓的态度,全力应战。
第一盘纠结到了抢七,Thranduil毫不退让,气势惊人地大比分拿下。
或许是太久没有全力比赛,Thranduil在第二盘遇到了严重的体能危机,被Thorin轻易扳回。
这时候大多数人以为这比赛就可以定调了,Thranduil象征性地拿个一盘,然后乐得与Thorin一个方便。
之后的走向再次让人始料未及,Thranduil又恢复到了第一盘和Thorin针锋相对的状态,两个人不断交换破发,Thranduil甚至在自己的发球局救回两个赛点。
Thorin之前说过的话,在自己的比赛中被Thranduil用实际行动打脸——
这个时代的另一位王者回来了,或者说从未离开,而他的统治也必将延续。
随着Thranduil保发成功,比赛再次被拖入抢七。
5比5平之后,双方依次拿到赛点,却没有一方可以拿下。比分一路咬紧到12平,Thranduil突然如有神助般的一个Ace再加一个接发球直接得分,在观众还没反应过来之前,赢下了整场比赛。
解说也有些不敢置信,只好打着哈哈调侃,Thorin和Thranduil之间的关系实在太僵,Thranduil就是为了面子也得卯足了劲赢球。
全程紧攥拳头看完了这场比赛的Elrond不认同这个观点。
他已经满手虚汗,心里却是热血沸腾,外加茅塞顿开。
电话里被Thranduil狠狠吼了一顿以后,Elrond心乱如麻,却也慢慢意识到自己是不是做得不对。
他最近赢得太多,可能的确有了些骄傲自满的情绪。同时他又担心Thranduil,起了些要保护他的念头。
殊不知Thranduil可能根本不愿接受他的保护。
他们是平等的,在职业的领域,面对对方时,甚至应该是严阵以待的态度。
Thranduil已经用实际行动说明了。赢Thorin远不止私怨,更不是帮Elrond铺路,而只是为了证明自己。
这就是Thranduil,只要状态允许、心里求胜,哪怕身体情况还没有到最佳、哪怕放Thorin晋级还可能对自己有利,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Elrond懂得了,之前自己那样对待Thranduil,虽然以关怀为名,但本质上是对Thranduil的不尊重。

Thranduil以一场来之不易的胜利结束了这个赛季。小组赛结束后,没有在伦敦逗留,隔天就飞回了迈阿密。
而Elrond正常发挥,决赛成功复仇Bard,捧起了这一年的大师杯和年终第一奖杯。

三天后,突然有一个不速之客在Thranduil的别墅前院晃悠,被游泳回来的Thranduil逮个正着。
“你来干嘛?挡着我的海景了。”Elrond本来在伸长脖子观察Thranduil在不在家,被身后响起的清冷声音惊了一跳。
Elrond转过头来,答得虚张声势:“这地方好,不许我来度假吗?”
让Elrond大为欣慰的是,Thranduil嘴角还有了一抹不明显的微笑。
Thranduil没有再说话,再明显不过是想要Elrond自己交代来意。
“那个……卡塔尔公开赛,你打算参加吗?”
“我还在考虑。”Thranduil淡淡地回答,全然没料到Elrond问出的下一句话——
“这一站……你愿意和我组个双打吗?”

TBC

评论(29)
热度(53)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