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衍生】Elapse·流光(Tom Doss/Richard Hayes)(28)

第四次说倒数两章完结。。字数一直在爆。。。

大量借鉴野史,不必当真,看着玩玩就好2333

------------------------

 

Hayes迷迷糊糊地醒来过一次,眼睛都没有睁开,只是感到Doss的怀抱温暖而坚实,下意识地又往Doss的怀里蹭了蹭,闹钟还没有响,便又安心地睡了过去。

他实在太累了,一直睡到自然醒来,才觉得有些异样。

仍然闭着眼,隔着眼脸,他都能感觉出,周围的亮光,好像稍微强了点。

Hayes猛地睁眼,Doss早已在他身旁醒来,一成不变地保持着搂住他的姿势,温柔地注视着他,脸上带笑,“睡得好吗?还困不困?”

心里顿时冒出若干个问题,又已经有相对应的答案模模糊糊地盘旋,Hayes问的第一句话是:“现在几点了?”

“十点多了。”Doss一派自然地回答,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Hayes已经迟到几小时这件事。

Hayes心里已经百分之九十确定,这件事肯定和Doss有关系了。

Doss轻轻地放开他,起身挪到床沿,向他坦白:“昨天我去给你倒水的时候,把电话线拔了,放水杯的时候,把床头柜上的闹钟也关了。”

Hayes心里已经有了怀疑,但看Doss承认得如此开诚布公,还是不由自主地略微瞪大了眼。

“吃早饭?——或者你要赶时间?那先带个三明治再走。”

Doss摊摊手,一副任Hayes处置的样子,Hayes却直接倾身向前,抱住了他的腰。

Hayes不知道应该怎么用言语表达,甚至言语在此时此刻注定多余而苍白。Hayes知道,Doss是真心实意对他好,宁可让他养好精神以后骂自己,也不愿无功无过地眼睁睁看他受累。

Hayes平静了一会,开口是打趣的语气:“反正要是真的有天塌下来的事情,他们总有办法找到我。我想吃甜的。”

Doss满口答应,吻了下Hayes的额头,就赶紧下床忙去了。

 

Hayes正吃早饭的时候,外面有人按响门铃,Hayes心想自己别刚刚乌鸦嘴,现在真出大事了,离门更近的Doss已经看见了来者是谁,开门把老熟人放了进来。

Lilian McCarthy踩着高跟鞋大步走进,Doss忍不住说了句“诶,我的地板”,Lilian二话不说地蹬掉自己的鞋,边继续走边问“Richard呢?”

Doss也不用回答她了,她猛地冲进餐厅,只见Hayes面前一盘豪华版的华夫,上面的奶油和鲜草莓简直堆成了小山,和平时她眼中威严冷峻的CIA局长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发生什么事了?”看见她走进来的时候,Hayes似乎瞬间进入了状态,眼神变得警惕而深沉。

然而麻烦您把嘴角的奶油先擦一擦好不好……

Lilian在心里默默呐喊着,一边挑明了来意:“并没有出什么事。只是您也得想想,局长大人莫名失踪到早上十一点,现在办公室里都乱成一锅粥了。我一方面不放心想来看看,另一方面也找个理由搪塞住他们,所以我就对外说你身体不舒服,让我把办公室里的特效药给你送来。”

Hayes淡淡地点点头,继续吃自己的华夫饼,“谢谢。”

Lilian不禁扶额,“也不见你什么时候这么不靠谱啊……”

Doss走过来,从身后伸手搂住Hayes的肩膀,吻去了Hayes嘴角的奶油,对着Lilian答得冠冕堂皇:“我惯的,怎么样吧?”

Lilian并不是很想再在这间房子里呆下去,只撂下一句“你今天不想回去上班就算了,我可以用老借口帮你顶一天”,然后逃也似地离开了。

 

 

转眼进入68年,Hayes已经为自己借机退休铺好了路。反正他从自己还是副局长的时候,就喜欢伪装身体不适,现在他在外的名声除了高血压、心脏病以外,还有若干次讹传的中风。在外人眼里,Hayes的确是个谜,有时候听上去感觉这人都已经病入膏肓了,但是见了真人,一向都是精神矍铄,半点病容都没有,处事更是精明犀利,让人丝毫不敢糊弄。

CIA在越南的行动越发夸张而恐怖,除了财政上的花销和除掉的当地“特务”人数浩浩荡荡之外,真正的效果微乎其微。

Hayes也已经看透,除非换了总统、改了政策,他可以施加的影响顶多只是把握个尺度而已,现行的制度就已经注定了,怎么也轮不到他来做救世主。

而在一年之内即将发生的总统大选,也是他激流勇退的好时机。

现任总统约翰逊原本可以谋求连任,然而他自己也心知由于越战自己已经失去了大多数人的支持。这一年的选情扑朔迷离,但对于Hayes来说,无论最后选上去的是谁,只要和新总统有个什么政见不合,或者故意制造一点政见不合,再借机把事情闹大些然后辞职,看上去也会很自然。

 

这一年里面纷纷扰扰,而Hayes反倒前所未有的超然——很多矛盾,已经暗流涌动地积蓄了很久,只不过在寻找时机爆发出来而已。

当然他不得不应对好友McCarthy隐晦的提问,向他保证前总统肯尼迪的弟弟、正在竞争民主党党内提名的罗伯特·肯尼迪被枪杀和CIA无关(罗伯特·肯尼迪曾经公开向Hayes质问过是不是CIA杀了他的哥哥)。

最终,得到约翰逊支持的现副总统汉弗莱获得了党内提名,而共和党赢得提名的则是当年肯尼迪的手下败将尼克松。

Hayes或许应该承认,他骨子里对尼克松就是看不起的,因为此人不是传统上东北部的精英圈子里出来的,而且他也同时也暗自嘲讽过,长成这样的人就不应该和他同名叫Richard。

 

按照惯例,CIA内部会对当次的总统选举做一个研究,分析各候选人胜选的概率。

几乎也没有从前哪一次的形势,像这次一样扑朔迷离。

横空出世的独立党候选人华莱士鼓吹右翼思想、支持种族隔离,获得了来自保守派和工薪阶层的相当支持;而尼克松和汉弗莱之间的重点都在越战问题,两人都并未完全否定越战,但也都表明了会让美国以合适的方式退出。

作为现副总统,汉弗莱对于结束越战的承诺与约翰逊向越南提出的和平倡议息息相关,可以说只要约翰逊在任期之末能在和平谈判上取得可观的成果,汉弗莱的胜算便会极大增加。

然而,这一和平谈判的进程却异常缓慢。由于CIA长时间对越南的高度关注以及在当地培植的势力网,在越南的CIA特工最早发现端倪,疑似尼克松发动了自己可以发动的一切渠道,向南越领导人阮文绍施压,故意拖延谈判。这样,尼克松就可以攻击汉弗莱开出的是一张空头支票,而自己信誓旦旦向选民保证的结束越战的“秘密武器”才有用武之地。

 

Hayes原本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愤怒。

然而已经有三万美国人在越南丧命,而同时CIA也在越南背上了刽子手的恶名。他没有办法想象,这种牵系着成千上万同胞性命的和谈竟也可以如此轻易地被作为政治筹码。

那些浴血奋战的士兵、那些支离破碎的家庭……

原本在这个年纪,Hayes甚至都会嫌弃这些情绪化的感慨幼稚。

或许只是因为Doss,他在这种问题上,就是没有办法释怀、没有办法冷静。

他拨通了FBI副局长Sean McCarthy的电话。

 

 

TBC

评论(20)
热度(35)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