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衍生】Elapse·流光(Tom Doss/Richard Hayes)·番外一

520特别放送番外一篇~时间线设置在1953年,正文20-21章之间

重点是第一个tag(敲黑板

------------------------------

 

Lilian McCarthy的车某天在上班路上抛锚了。

反正上班是注定要迟到了,Lilian灵机一动,好像上司家里那口子就在附近开汽修店,正好照顾照顾他生意,也让他做个见证。

 

Doss一早开了店门,没想到第一位客人就是熟人。

Lilian看Doss走出来迎她,心里还是忍不住啧啧两声。这哪像是五十多岁的人呐,精神奕奕、身材健壮,或者直接用一个浅白的词就可以一言以蔽之了——帅。

“McCarthy夫人。”Doss点头致意,腔调随意,但略略沙哑的声音也自带魅力。

“Lilian。”Lilian向他强调了称谓,避免生分,心里却暗暗打趣,像Doss这样问候女士怕是迟早会出问题的。

 

Doss对着Lilian的车检查了一番,说了一些她半懂不懂的术语,总之提炼出来的核心意思就是:这问题麻烦,一时半会还弄不好。

Doss大方地向Lilian提议,让她先开他的车去上班,就在他进去拿自己的车钥匙的时候,又有一辆扎眼的红色汽车疾驶过来,里面走出一个金棕色长卷发的女人,大概二三十岁,在十月底的天气里仍然穿着一件单薄的连衣裙,Lilian看着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Doss拿了车钥匙走出来,看见那女的,嘴角明显的抽了抽,“怎么又是你?”

“又”这个词引起了Lilian的兴趣,那女的脸颊一下子通红、眼睛也亮了起来,已经不能再明显。

“Doss先生,我洗车。”

“洗车?你这一星期已经洗了四次了……”

“就是脏了嘛……”那女人绞起双手,扭捏了一下,让Lilian看得汗毛直竖。

这绝对有问题……见于自己和Hayes的交情,Lilian顿时决定还是留下来观望一下好。

Doss把钥匙递给Lilian,一边对那女人解释道:“我得先帮这位女士把车修好,可能要个半天。我建议你今天就不用洗了,或者下午再来。”

“不用的,我可以等。”那女人向后一仰,用胳膊撑住车盖,摆出个自以为妩媚的姿势,暗示意味十足地向Doss眨眼睛。

Lilian接过钥匙,不动声色地说:“说起来,这两天事不多,我也不急着去,正好留这里看看门道,省得Sean总是嘲我不懂车。”

Doss也没疑心什么,拿了工具箱,自顾自往车底一钻。

 

Lilian已经能感到旁边投来的疑问加嫉妒混杂的目光,果然下一秒就被搭讪了。

“你和这老板认得啊?”

“嗯,算是朋友的朋友吧。”Lilian答得也不算说谎。

“你结婚了吗?”

Lilian这下倒也惊了,这算是所谓的色令智昏?一上来就问人这么敏感的问题……

她没说什么,只是拉下袖口,给她看自己的婚戒。

“哦哦这样啊……抱歉了……”对方口称抱歉,可是满脸都只有庆幸的意思——意图已经不能再明显了,然而Lilian心里暗自冷笑,要是她知道Doss家那口子是什么人,绝对吓死她。“我叫Maria,你呢?”

“Lily。”

眼见Lilian根本没什么谈话的兴致,Maria也根本不在乎。眼睛一直顶着Doss的方向。

Doss从车底钻出来的时候,脱下了上身的工作服,还卷起了衬衫的袖子,手臂肌肉纹理清晰,就连Lilian也不得不承认的确很有看头。

Doss额头上还有些薄汗,他下意识地抬起手腕抹去,接过Maria突然一下就攥着手绢窜了上去,“Doss先生,擦擦汗吧。”

“不用了,谢谢。”Doss像是全然没有理解对方已然露骨的表达,继续一板一眼地趴下去修起了车。

Lilian托腮沉思——这问题好像有点严重。

 

 

“这事必须告诉Richard啊!”晚饭桌上,Sean McCarthy拍案而起,一脸激动。

Lilian淡淡瞟了他一眼,“我只是说给你知道一下。我今天想了一天了,那女的明显就是一厢情愿,告诉他干嘛。”

“不行。这算个什么事?Richard至少有权知道,这事关他的尊严!他每天在外面工作得那么辛苦,Doss就在那等着女的投怀送抱?真是的,他是Richard的选择,这我也认了,但我至今没有完全说服自己,他哪点配得上Richard了?”

“他哪点都配得上Richard。”

“哦?”

“人家实诚、温柔,会修车、会做吃的,长得帅还有肌肉!”

McCarthy给狠狠噎了一下,暴力地把叉子捅进牛排,“你你你……你跟Doss过日子去好了!”

“这都哪跟哪?本来人家两口子的事情,你急成这样,一提到Richard你就愤愤不平的,你怎么不跟他过日子去啊……哦,我忘了,人家没看上你。”

Sean McCarthy,卒。

 

 

“这个人叫Maria LaBonte,一家零售店的售货员。从上个月月底开始,每周起码三次拜访Tom Doss的汽修店,穿的衣服……一般都是这样的……”

McCarthy拿着个文件夹神神秘秘地拜访Hayes的时候,Hayes原本以为是什么大事,结果McCarthy要谈的居然是这么个问题。

照片不是很清晰,不过Hayes还是可以明显看出,这女的穿的不是紧身就是低胸就是露腿……有的时候三样还全占了,定格在照片上的姿态都十分妖娆。

还有一张这女的把手搭在Doss肩头的,让Hayes格外注意。

不过Hayes也很清醒,没有任何一张照片反映Doss本身有什么逾矩的行为。

 

 

当然,Hayes自认心眼不大。是他的就不容别人抢,更何况是他这辈子最珍贵的人。

这天晚上一开始Hayes还一切如常,他心里一直有的一个问题是,Doss最近也没有任何反常的表现,对他一如既往的好,但也没有主动说过那么一件事。

这程度其实已经可以到骚扰了好吗?

Hayes一直不动声色地屏到吃完饭,Doss习惯性地收了盘子去洗,Hayes终于有点按耐不住,在Doss洗盘子的时候,从身后用力地抱住了他。

“嗯?”Doss下意识地发出个鼻音询问,而Hayes只是一言不发地越抱越紧。

Doss心里觉得反常,但对Hayes主动抱上来的行为当然不可能不高兴,鬼使神差地开了口:“Richard……我跟你说件事……”

“说。”Hayes本来只是在默默酝酿要不要跟Doss主动提,结果Doss现在突然提了个话题,他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想听的那个。

“本来你工作那么忙,我心想总不能让你一回来就听我抱怨。但这个人实在是……你知道吗,有个人一连好几天都来我这洗车,根本都还一尘不染呢,又要让我再洗一遍……”

说的显然就是那个人了,但Doss的叙述明显和Hayes心里的重点不大吻合。

这算是避重就轻?Hayes决定还是先不动声色地听下去。

“你想想啊,这根本就是浪费!洗一次车要费多少水?而且像她那样天天来洗……以后真的是就算她付了钱我也不会让她来了!我听说世界上好些国家的人连一口干净水都还喝不上呢。现在已经有好多书和报纸上的文章在说,地球上的水是有限的,都给瞎浪费光了,我们喝什么去?”

Hayes已经有些惊到了,默默地松开了Doss,眼睁睁看着Doss越说越激动,放下了洗到一半的盘子,身上还系着围裙,一手撑着灶台,慷慨激昂地继续长篇大论。

“你看看前几十年这两场战争打得,都已经满目疮痍了,还不上点心。从历史上讲,自从英国人开始工业化,工厂全都设在水边,烧煤烧得乌烟瘴气,什么水源啊、空气啊都遭了殃。你看看去年冬天的洛杉矶,那空气污染得,死了几百号老年人吧?伦敦据说就更吓人了,伸手不见五指,报纸上说起码死了四千人……

“我喜欢汽车。但我也知道这东西多了未必是好事。咱们和苏联都吵吵着要把人送出地球,不都还没有成功吗?依我看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之内,该待在地球上都还得待在这,好好的环境给折腾得不宜居了,这不是慢性自杀嘛?像我碰见的这种人,车用得不节制不说,还一天到晚地浪费水资源……这种行为要我看,都该构成刑事犯罪了!”

最近两三年,环境保护的论调在民间渐渐兴起,Hayes早就知道Doss是个坚定的支持者,不过还是第一次听Doss这么长篇大论的讲演……更让Hayes憋不住笑的是,原本这件事的起因只是Doss有了个别有用心的追求者,没想到Doss眼里是这么理解对方的行为的……

Hayes一心憋笑,Doss突然换了个语气,忧心忡忡地皱起眉,“不过啊,我觉得那个人可能真的有点毛病。”Hayes以为Doss终于发现核心问题了,没想到Doss接下来说的竟然是:“现在都什么天了,那个人一天到晚还只穿一件单衣,领口还开得那么低,我怀疑要得气管炎吧。动作还经常一抽一抽的,非常不协调,话说得也颠三倒四……是不是精神有点问题?你知道有什么社会福利项目是可以帮帮这类人的吗?”

Hayes终于绷不住了,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扶着碗橱,狂笑不止。

Doss一头雾水,下意识地去扶Hayes,“怎么了?”

Hayes借着力,直接环住了Doss的脖子,整个人瘫在他身上继续笑。

等到气稍微顺了点,Hayes才在Doss耳边问:“你真的看不出来,那个人有什么用意吗?”

“用意?难道不是脑子不正常吗?”

“不,在我看来,她脑子好用的很。简而言之,就是她对你有意思,想吸引你的注意。”

“啊?不会吧?”Doss的语气已经表明了,这个在Hayes眼里一目了然的答案,他从来没有想到过。

“你看啊,她借机天天找你,然后故意在你眼前穿得花枝招展的,还找机会跟你勾肩搭背。”Hayes万万没想到,居然反倒是他在跟Doss解释那人的行为意味着什么。

Doss还是一脸困惑,“是吗?你怎么能确定?”

“其实,这件事是Lilian McCarthy那天上你那修车的时候发现的。结果Sean还真的来了劲,找人去调查取证来着。Lilian是个女人,而我追过你,所以我们的意见合起来,就是很显而易见的答案:那女的对你有想法。”

Hayes解释的时候,已经有点兴趣缺缺了——他们三个白纠结了半天,结果Doss这个当事人根本视此人如无物。

Doss心里反倒渐渐带了些忧虑——Hayes这是生气了吗?

“Richard,”Doss突然把Hayes轻轻按在了墙上,眼神坚定而虔诚,“这个事情我的确没有任何察觉,也从一开始就没往那方面想——事实上,我从来就没有想过,除了你以外,还有任何人会对我有意,我也根本不会在乎。Richard,你已经是命运给我的最珍贵的馈赠,除了你,我谁也不要。”

Hayes听得触动,主动勾住Doss的脖颈吻了上去。

一手沿着Doss的脊背游移向下,解了他的围裙,一手拽住Doss的前襟,倒退着把Doss往客厅里带,Doss的上唇还噙在Hayes的唇齿之间。

Hayes轻轻一使力,Doss就会意地往沙发上一倒,然后Hayes俯趴在他身上,两腿在他的腰侧分开。

“是你的……都是你的……”情动已经让Hayes瘫软下来,嘴唇轻触Doss的脖颈和耳后,软糯不清地蛊惑着。

Hayes除去了两人间最后的阻隔,从一开始吃痛的抿嘴,到后来迷乱的予求。

他向Doss毫无保留地奉上他的身体与心灵、他的疼痛与欢愉……

而这正是Doss全部的渴求。

 

 

Hayes和McCarthy第二天又碰了个头,这回纯粹是为了公事。

两个人都带着黑眼圈,隐晦的几句问答之下,真相昭然若揭——

Hayes自然是因为昨天被Doss折腾了整整一夜;而McCarthy则是因为同一件事被老婆赶去连睡了五天办公室,睡眠不足。

 

 

END

评论(30)
热度(42)
  1. 汴桦Antoinette 转载了此文字
    520灌糖日:)❤❤❤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