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Deceitful Truth·虚假之真(八)

突然觉得心情合适于是填了一下这个坑。。。

所有的前文在此

-------------------------


密林的医官也是第一次得见Thranduil的真容。

在Galion的瞪视下,医官明智地保持了沉默,全程几乎只敢将视线局限在Thranduil身上几处触目惊心的新伤,甚至不敢去再看一眼Thranduil左脸狰狞的疮疤。

Thranduil这几处伤虽然凶险,但都并没有伤及要害,主要还是大量失血、元气大伤。

Thranduil在昏睡之前嘱咐,对自己的伤情尽量保密,以免影响士气。

 

过了一夜,天刚蒙亮的时候,Elrond居然就在营帐外口口声声要见Thranduil,Galion百思不得其解。

Galion早已吩咐下去,任何人都是不能放进来的,于是门外的卫兵也尽职尽责地在以诸如“陛下在休息”这类话努力搪塞,然而听上去Elrond并没有半分退让的意思,还急切地争辩起来。

外面的语声越发大了,Thranduil也被惊醒,迷迷糊糊地听辨了说话人的声音后,掩饰不住地皱起了眉。

“他到底怎么样了?你倒是明明白白回答我一句他怎么样了!”

“请不要打扰陛下休息。”

“你倒是看着我的眼睛,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一句他没事!他到底伤得怎么样?”

Elrond这无疑是一句颇有技巧的提问,卫兵直到下意识地回了一句“医官已经来过了”,才惊觉自己说漏了嘴。

“所以你让我进去看一眼!我也是个医者!”

甲胄碰撞,然后是脚步声响起,再明白无误地告诉Thranduil,Elrond推开了卫兵,闯进来了。

Thranduil的脸顿时煞白——他现在断断没有气力再维持脸上的伪装,Elrond就会看见他脸上……

“Thranduil!”Elrond顾不得礼节,直接叫了他的名字,而他下意识地全身一颤,朝内侧偏过头,不让Elrond看自己的左脸。

“我没事。你走吧。”Thranduil攒足力气回答,然而明显虚弱的声音已经出卖了他。

“不,你有事,”Elrond说得坚决,进一步逼近,“你应该知道,我的医术不错。可以让我看看吗?”

Elrond还在走近,或许随时都能发现Thranduil的真面目,连Galion都紧张地攥紧了拳。

没想到,当Thranduil转身面对Elrond的时候,面容完好,竟然没有一丝异样!

Galion无端地气得牙痒——Thranduil为了自己在Elrond眼里的形象,竟然在这种时候还强行施展魔法,明知道这样只会让自己落得伤上加伤。

而且他要能掩饰住倒也罢了,要是他已经支撑不住了呢?

Thranduil的呼吸因为虚耗过度已经急促起来,却仍然勉力向Elrond投去一个锐利的眼神,“皮肉伤的事情,靠自己养就行。我说了不需要你看就不需要。”

“我可以帮你更快治好。”Elrond说得笃定。Thranduil现在还不知道,他已经是风之戒的主人。

随着Elrond坚持地凑上前去,Thranduil吃痛地闷哼了一声,左颊似乎有一片可怖的红色一闪而过。

而这显然引起了Elrond的注意,他探寻的眼神转向了Thranduil的脸上,Thranduil竭尽最后的力气维持住魔法,色厉内荏地朝他怒喝:“我说最后一遍,请你离开!”

已经被勾起满腹疑问,又已经朦朦胧胧地形成了一些可怕的结论,Elrond当然不可能在此刻放弃,他蹙起眉,放柔了声音追问:“你的脸上是怎么回事?”

“没……你走……”Thranduil说话的声音越发痛苦,Galion再也看不下去,彻底爆发。

“给他看!有什么了不起的,给他看!”

Thranduil的本意自然是不会听Galion的,但他的确坚持不住了。

魔法的掩饰顷刻褪去,露出大片殷红的伤口,其间白骨宛然,就算是见过无数次的Galion,仍然不忍心多看。

Thranduil绝望地闭起眼睛,不想去看,不想去听,不想知道Elrond给他的审判。

可Elrond反馈给他的,只有静默。

Elrond的确惊讶,这么大面积的伤势,这景象的确给他强烈的冲击。

凭医者的知识,他立刻判断出这是龙火所伤,而且这个伤的时间并不算短。

在他反应过来理由前,心口已经揪痛得无法呼吸。

这是被邪恶魔法诅咒的伤势,根本不会自然愈合,而且会造成持续性的剧烈疼痛。

为什么Thranduil要遭遇这些?这么美好,这么勇敢的精灵,这太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Elrond旋即在心里下意识地提出了更多疑问——

Thranduil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龙伤?他的面具是和他的伤有关吗?那又为什么他只在晚上戴面具?难道这个伤在晚上的时候无法用魔法遮掩,这又是什么道理?

而他下意识断断续续念出声的,就只有“为什么”这一个疑问词。

 

这句“为什么”,在Thranduil耳朵里,体会出来的意思就是——为什么他表面光鲜,真容却如此丑陋?为什么他要处心积虑地遮掩自己的面貌、瞒骗别人?或者……Elrond根本是在自问,为什么那么倒霉,看上了这么个败絮其中的精灵、白白浪费了感情?

Thranduil嘴唇紧抿,上牙狠狠地咬住了下唇。

毕竟Elrond说过的,只有美好的事物才有意义,只有美好的事物才能让他欢喜。

罢了罢了,瞒得了一时,也总归瞒不了一世,早点让幻想破灭,或许对双方都好。

 

Elrond完全没察觉到Thranduil此时的心理活动,转而搜肠刮肚地寻摸起治疗之法来,却突然听Thranduil淡淡地重复道:“出去。”

他还没反应过来,Galion就咬牙切齿地大步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拖出了营帐。

Elrond本有一句话的机会解释,但他选择了错误的那句:“我可以帮他治……”

没成想Galion更加暴怒,也顾不得对方的领主身份,直接扭住他的胳膊,双目喷火,“你有多远走多远。不要再接近Thranduil。”

Galion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的愤怒程度。他只知道,Thranduil对Elrond动了心,他如此害怕,如此小心翼翼,而在真相揭晓的一刻,Elrond竟然是这种表现。

他看不下去Thranduil那种心如死灰的表情。

Elrond此时才模模糊糊地理解到,Thranduil怕是并不喜欢别人发现这个秘密的。

但他万万想不到,竟是之前自己有意奉承Thranduil的一句话,让Thranduil误以为他看重相貌,进而厌弃现在的Thranduil。

“可是我……”茫然地说了几个词,Elrond却也一时组织不起语言来。他心痛如绞,想帮助他,想安慰他,想帮他分担痛苦,想拥他入怀……却不知如何言说。

Galion却再也没有给他分辨的机会,抽刀出鞘,抵住Elrond的脖颈,狠戾的脸上满是杀意,“再也,不准,踏进,密林,营地,半步。”

Elrond的确没法知道Galion为什么愤怒至此,但看他的表现,的确不像是开玩笑的,那一刀可能真的随时挥下来,于是只得暂时作罢,心道从长计议。

 

 

接下来一连几天战事吃紧,数日连续的攻坚战之后,之前一直坐镇堡垒的魔君索伦第一次亲自出战。

猝不及防地,Elrond受Gil-galad指令,邀密林一同出兵,围剿索伦。

靠近密林的营地,Elrond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跨坐在大角鹿上的Thranduil,披挂银甲,气度不凡,让人挪不开眼睛。

Elrond心里先是一喜,看上去Thranduil恢复得不错,随即又被担忧笼罩,因为他不认为这几天的时间足够让那样的伤势完全痊愈。

密林的军士正在集结,Elrond不加思考地纵马入营,赶到Thranduil身前。

Thranduil漠然地打量了Elrond一眼,眼神冷冽,没有问候。

Elrond的心沉了沉,公事公办地讲了开场白:“Thranduil陛下,前方——”

“我知道索伦现身了,不然LordElrond觉得我们现在这样难道是去郊游么?”Thranduil扬扬下巴,示意Elrond看正在列队的密林士兵,语气满是疏离。

Elrond现在心里形成的结论,就是Thranduil对他无意撞破一件如此私人的秘密感到恼怒,而他决定见缝插针地解释两句,“Thranduil,我……”

两个词刚出口,就被无情打断,“Lord Elrond,我并不认为我和您熟到了用名相称的地步。而且,你在这里并不受欢迎。”

Elrond给Thranduil抢白得既难受又无奈,眼睁睁地看着Thranduil发出号令,密林的军队跟随着他,整齐而迅速地鱼贯而出,把他撇在了一旁。

 

Thranduil自有自己的战法,赶到战场以后,观察了形势,挥军向战团中兽人军最为薄弱的地方奔袭。

自开战至今,周围的有利地形已经被同盟军攻下了十之八九,他们事实上已经成功地围困住了索伦,并且后者已经几乎没有了地势上的优势。

Thranduil已经明显发现,越到战争后期,虽然索伦的军队人数仍然显著占优,但匆匆拉上战场的候补素质明显不如从前,人海战术能暂时拖住一般兵卒的步伐,却无法有效挡住Thranduil的脚步。

Thranduil心无旁骛地朝战团中央而去,长刀翻飞,自如地杀出一条血路。

有道是擒贼擒王,虽然他断断不敢说他有这个自信今天能消灭索伦,甚至不能担保他自己还有命回来。

可既然机会合适,不去试一试,又有谁知道答案?

Thranduil从索伦的侧后方向接近,黑暗魔君已经在百步距离之内。忽得一阵地动山摇,强烈的气劲几乎把Thranduil掀下鹿来,显然是索伦恼怒之下发动了魔法。

他缰绳一扯,赶紧借旁边一处山壁隐蔽,下鹿来观察状况。

想是更早投入战斗的缘故,已经有一众部队正和索伦缠斗,看装束像是人类军队,死伤颇为惨重。

又是一阵魔法冲击,Thranduil隐身的山壁也摇撼起来,碎石砸落,还有个人影略显狼狈地落了地。

Thranduil握牢刀柄,看这从天而降的人是敌是友,没想到竟然是Elendil。

虽然他们素来不合,但今日在此相遇,倒也真切地有了些名副其实的过命交情。

Elendil扔下手上的弓和挎着的箭筒,未卜先知一般地否决了Thranduil心里盘旋的第一计划,“那家伙盔甲很厚,射不穿的。”

Thranduil点了点头,继续在暗处观察索伦的动向。

Elendil也效仿他的做法,嘴上还是忍不住挑衅道:“不知密林王今天杀了多少敌人啊?”

Thranduil目不斜视,淡淡回道:“起码六十来个吧,数不清了。”

“我杀了七十三个,”Elendil不服输地攀比道,旋即又补了一句,“不过谁要是杀得了这家伙,才是大赢家。”

“你有办法吗?”Thranduil轻声诘问。

Elendil老实地叹了口气,看包围索伦的军队持续死伤,有些按耐不住。

Thranduil联想到之前所知关于索伦的种种,忽得灵光乍现,指引Elendil看索伦的手指,“看到那枚金色的指环了吗?那就是至尊魔戒,索伦将他的力量禁锢在里面……所以,如果有机会,可以把他的那根手指砍掉,等于剥夺了他的力量之源……”

Elendil思忖之下觉得有理,破天荒对Thranduil点了点头。

“找一个时机,我们包夹他,谁的机会合适就谁来下手。”Thranduil喃喃道。

“呵,有什么时机?最好的时机就是现在!”出乎Thranduil意料的是,Elendil已经拔剑冲了出去。

苦笑一声,Thranduil暗想Elendil那句话也不能算错,索伦凶悍至极、不显疲态,所谓的观望或许只是横生枝节,还不如拼一把胆气,就看今天伊露维塔是否眷顾了。

 

直到交手的刹那,Thranduil才如此鲜明地意识到实力如此悬殊。

索伦只是轻轻的一个格挡,就震得他虎口生疼,甚至之前身上没有好透的几处伤口都似乎要刺痛得崩裂开来。

两招之内,Thranduil和Elendil就双双被索伦击倒在地。

索伦欲下杀手之际,忽然听得一声鹿鸣,大角鹿疾奔而来,意欲解救Thranduil。

索伦分神的一瞬间,Thranduil以刀撑地,重新站起来和索伦对峙,同时对Elendil命令了一声:“上鹿!”

索伦第一反应就要先解决仍然倒地的Elendil,Thranduil抓住机会,运足全力,刀锋自索伦肩胛处刺进些许。

下一刻,他立即被一股无形力量弹回,恼羞成怒的索伦用武器狠狠锤中了他的腹部。

然而这个时间,已经足够Elendil翻身上鹿。

可对于Thranduil来说,没有时间了。他很明白,新旧伤势叠加,自己已经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索伦这一秒的注意力仍然在他身上,如果再拖延,他和Elendil就一个也跑不了。

他在瞬间下定了决心,用精灵语清晰地向他的鹿命令道:“走。”

大角鹿哀鸣一声,却毫不犹豫地撒开蹄跑远。

它知道主人让它丢下自己,可它又断断不会违逆主人的命令。

 

Thranduil半躺在地,朝索伦露出一个平静的讥笑。

到此为止了,心里多半是解脱,但免不了还余那么点遗憾。

索伦尖利的指爪掐住了他的脖颈。



TBC

评论(37)
热度(52)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