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衍生】Elapse·流光(Tom Doss/Richard Hayes)·番外二(上)

多谢我的茶给我立的flag。。这肉粽不包不行了。。这个是没肉的上半篇,亲们先啃啃糯米,今天夜里或者明天早上把肉交出来orz

【女装梗】注目。雷者千万勿点

重要的话说三遍,慎入,慎入,慎入

海局扮女装可以脑补军嫂2333

时间线在正文第17章

------------------------------


“……Sean McCarthy,你真是丧心病狂。”

“……呵,好好,就算是我答应的。”

“行,一言为定。”

Doss早就知道,Hayes的工作电话都是机密的、重要的、不能打扰的,所以在Hayes接电话的时候,他总是会习惯性地离远一些,更不会刻意去听。

可是偏偏今天Hayes的语气里失了严肃而多了玩味,Doss疑惑之下,耳朵又捕捉到一个熟悉而敏感的名字。

没办法,一般来说,当某个人一直对你的恋人不安好心,曾经从中作梗并且还跟你打过一架的时候,这人的名字你肯定是不大会忘记的。

尤其这个人认得Hayes比自己还早,是他多年的朋友、同学、同事,Hayes现在又用这种逗趣的态度和他说话,Doss就算自认不是个小气的人,心里也不禁警铃大作。

Doss听进耳的几句话就更有问题了……Hayes好像还答应了他什么事?而且他的语气已经很明显了,显然不是什么正经的事。

 

Hayes带着一抹无奈而神秘的微笑穿过走廊,走近Doss的时候下意识收敛了一下,让后者觉得更为可疑。

“工作的事?又要忙了?”

Hayes答得自然而镇定:“算是吧。”

Hayes也可谓是说谎老手,这句话哪怕到了William Sullivan面前估计也看不出破绽——偏偏Doss就是知道。

正好这时候门铃响了,Hayes反常地勤快,一个大步越过Doss,嘴上说着“我来”,就去应门。

就好像Hayes已经知道有人会来,也知道来者是谁一样。

Hayes再进来的时候,拎着一个神秘的大黑包,表情复杂。Doss徒劳地问了一句:“公事?”

Hayes点了点头,Doss却能分明地看出相反的意思。

Doss忍不住去观察了一下这个包,看上去并不重,至少肯定不是枪械或者仪器一类的东西。

 

 

这件事的起因,还要追溯到两天之前。

“……要是再失败一次,你们整个FBI直接解散了算了。”Hayes撑着头,都懒得翻开Sean McCarthy送来的第四次行动失败的报告。

“人是你们想要的,有本事你们自己抓去啊。”McCarthy毫不害臊地回嘴。

“我倒是希望我们有权在境内直接行使警察职能啊。”Hayes玩世不恭地把责任又甩了回去。

“我今天不是来跟你吵架的。”深知这个问题无解,McCarthy转移了话题。

Hayes原本以为这是他无话可说打算离开的意思,没想到McCarthy俯下身来,坏笑着说:“你赌输了。”

Hayes失笑,一是笑McCarthy居然还有闲心说这个,二是笑McCarthy居然可以赌赢。

而这个赌注,也是很无聊的。

半个月前McCarthy对他手下的职员Lilian Clement一见钟情,McCarthy自信满满地说一周之内他肯定可以得到姑娘的一个吻,而Hayes给他泼冷水说绝对不可能。

那姑娘性格强势、冰雪聪明,McCarthy要是敢玩那套花花公子的招数,不被揍一顿就算好的了。

“我不相信,空口无凭。”

就像专门要拆Hayes的台一样,下一秒敲门进来的,正是Lilian Clement。

她看见McCarthy,眯着眼笑了笑,公事公办地把一沓文件送到Hayes桌上,在McCarthy拉住她的时候,和他蜻蜓点水地交换了一个亲吻。

“Hayes先生,您是真不了解女人。”门关上之前,Lilian近乎同情地留下这句话,让Hayes狠狠地噎了一下。

McCarthy无良地笑弯了腰,胳膊撑在Hayes的办公桌上,让Hayes的桌子都震动起来。

Hayes不耐地拍了下桌子,“好吧,愿赌服输,我得答应你一件事。但我们说好的——”

“放心,绝不是让你杀人害命、密谋篡权什么的,而是……”McCarthy俯下身,在Hayes耳边叨咕了一阵。

Hayes深呼吸了两下,“我右手边的抽屉底下有一把枪,我现在很想把它拿出来然后把你一枪崩了。”

“你真的就当帮我个忙,”McCarthy的语调反而严肃起来,“我看不透她。她比我聪明,我真的有点怕碰到一个比我还……”

“比你还喜欢玩弄别人感情的。就像你大学期间走马灯一样谈了十几个女朋友。”

“我这次是认真的!”McCarthy急急辩白,“而且……你也不想想是为了谁,我要刻意去和别人谈恋爱,你当时倒是有点反应啊……唉,算了,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欠我一个爱人。”

McCarthy这半歪不歪的理几乎要把Hayes气笑了,McCarthy一针见血地补充道:“当年学的潜行易容什么的还没忘吧?你可是创造过‘奇迹’而且还挺乐在其中的。”

 

 

在Hayes神神秘秘地拎着那个黑包出门的时候,Doss实在没忍住,悄悄跟了上去。

Hayes一路开到近郊区,在一座房子前停车,拿着那个包,掏出钥匙进了屋。

Doss赶走争先恐后从脑子里冒出来的不着调的猜想,不动声色地停在拐角处观察。

Doss再也没看到有人进出,直到另一辆车从车库中开出,从他的距离上,依稀看到开车的是一名女郎,棕色的卷发披下肩头,被敞开的车窗灌进的风吹起些许。

为什么Hayes进的屋子里有个女的?

当然这总比屋里有个女的,Hayes进去了,然后这女的没出来要好。

Doss的第一反应是靠近那屋子查看,万一Hayes发现了,八成是要生气的。

索性先跟着那女的,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Doss在片刻之内作出决策,在那女子的车从他视线中完全消失之前赶紧跟了上去。

 

那女子的目的地似乎是一家酒吧,锁了车后就自顾自往门里走。

Doss看见她的背影的时候,呼吸顿时滞住了——她身形优美高挑,穿着一条并不张扬的黑色中袖连衣裙,恰到好处地露出上半的背部,蝴蝶骨形状分明,近乎诱惑。

就在他生出几分对不起Hayes的愧疚之际,又隐隐觉得这女郎的步态说不出的熟悉。

 

 

Richard Hayes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穿行在一桌桌的酒客中间,一边用目光寻找熟人。

一边他心里忍不住暗自嫌弃那双挤了他脚的皮鞋,虽然因为身高原因否决了高跟鞋,但过尖的鞋型还是把他的脚趾挤得生疼,更别提涂的这一脸东西让他觉得脸上像糊了一层石膏一般——女人简直是一种太能忍受痛苦的生物,他已经要肃然起敬了。

“啊,终于见面了……”还是McCarthy先发现了他,浮夸的一句问候,引着他坐到了吧台边的高脚凳上。

Hayes不动声色地抿了口酒,“你可以认出我?”

知道Hayes在担心什么,McCarthy嗤笑出声,“放心,不是跟你特别熟的话根本认不出来。而且我有七成是靠身高认出来的。”

“我还是不明白,就算你想试试她吃不吃醋,为什么偏偏要让我扮,你可以……”

McCarthy咂着嘴打断了Hayes的话,“我现在出去勾搭其他的女孩子会有负罪感的。而且别忘了,如果我们今天运气好——”

“闭嘴吧,这种假公济私的话,说给别人也罢了,来搪塞我不觉得小儿科吗?”

Hayes压低声音回道,甩给McCarthy一个白眼,神态中却自带风情,周围很多人的目光,已经不自觉地聚焦在了他身上。

 

Lilian Clement和Tom Doss的交情始于1947年。可是回忆起他们见第一面的情形,后来他们俩都会忍俊不禁。

Doss在门口就认出了坐在那黑衣女子身旁的正是Sean McCarthy。

Hayes开车去了一处房子,房子里出来一个女人,女人到酒吧见了McCarthy。

Doss越想越不对,疾步上前,就要推门而入,差点和一名黑头发蓝裙子的女子撞到一块。

Doss道了歉,拉开门示意女士优先。

有些怪异的是,他在那女子脸上看到了和他如出一辙的不解和焦急。

那女子程式化地谢了一句,居然也径直往Doss看着的方向而去。

Doss离得还比较远,不知道她和McCarthy以及那名黑衣女子说了什么,只看到她捶了McCarthy一拳后就捂着嘴巴——

似乎并不是什么二女争夫的狗血大戏,蓝裙子的女子明显是在笑。

黑衣女子只是淡定地喝了口酒,微侧过身,Doss第一次看到她的侧脸,说不出的熟悉……

总不会是……

Doss已然无暇去分辨在自己心头交杂、冲击的那些情绪,也早已将一切观望的谨慎扔在了一边,只知道大步上前去探知真相。

McCarthy是第一个发现Doss的存在的,眼睛一瞟,示意Hayes去看。

“啧,Richard,你被跟踪了那么久居然自己都不知道。”

Doss已经走得足够近,McCarthy这句幸灾乐祸的话正好传到他耳朵里,已经提前揭晓了答案。



TBC

评论(22)
热度(38)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