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Oasis·绿洲(六一甜饼一发完)

突然手痒,六一想码点什么。题材与儿童节无关,但发糖总是对的233

可能下次见到我就是月底了。。

----------------------------

 

“Thranduil!”前台的小姑娘扯着嗓子叫了一声,Thranduil放下了正在啃着的冷冰冰的三明治,从电脑屏幕前移开视线的时候才感觉眼睛酸疼。

送花的小哥一如既往地笑脸迎人,小心翼翼地向Thranduil捧出一盆插花。

Thranduil自动屏蔽了前台小姑娘例行公事的怪异眼神,究其源头不过是觉得一个大男人每周订一盆插花令人匪夷所思罢了。

“诶,这次的好豪华,这么多郁金香,你们老板别是想加我钱吧?”Thranduil看着玻璃瓶中锦簇的金色、紫色、白色的娇艳花朵,打了个趣。

“您当时填会员卡的时候留了生日的吧?这是生日特供,祝您生日快乐。”

Thranduil一时语塞,生日这回事连他自己都忘了,更别提这个阴阳怪气的律所了,连前台都是一副见人兑汤的腔调,对他这种小律师就呼来喝去,要是合伙人的什么包裹来了,恨不得手脚并用满脸堆笑地亲自捧进去。

“谢谢,”Thranduil接过花,回以一笑,“上周那瓶维持得还挺好的,能不能再在我这放几天?容器我会亲自还给老板的。”

“好的,没问题。再见,Thranduil先生。”

 

Thranduil把花放到桌上,露出了这一天的第一个笑容。

在这个城市求学两年、工作一年,糟心的事远多于顺心的事。

前路黯淡无光,后退更是万丈深渊。

重新打开那份长达百页的合同,束了束拖在背后的金色长发。

曾经有前辈直言,你这样应该去酒吧驻唱而不是出入高档商务楼。

但Thranduil无比坚持,学生时代在家里就被打压的偏好,好歹现在争得了一点可怜的经济独立。

人总得抓住根稻草,然后说服自己,自己好歹是有些与众不同的。

Thranduil租住在近郊区的老式楼房里,每天搭一个半小时的地铁上班。

当每天要和一帮散发汗臭的人前胸贴后背地挤在一起的时候,是很容易产生命如蝼蚁的感觉的。

Thranduil曾经幻想过,有一只大手拿着扫帚簸箕,把站厅里摩肩接踵的人都扫进去,倒进垃圾桶;还曾经自问过,如果哪天地铁出事了,死了一整列上的上千号人,会发生什么?

地球不还是照样自传。这世界缺了谁不还是好好的。

所以就算自欺欺人,也要说,自己是特别的,是有生活情趣和生活追求的。

这大致就是为什么Thranduil在偶然看到了两条街外的花店的派发小卡片,就毫不犹豫地订了他们的每周插花。

Thranduil小时候爱花,但总是被人说不像男孩子。少年时期又过早地被书山题海侵占了生活,后来也没试过能不能亲手养点花,一方面是没时间,另一方面他现在甚至没办法很有底气地说他有实力养活自己。

每星期不重样的插花,也的确成为了他重要的,甚至可能是唯一的精神慰藉。

Thranduil喜欢紫色,也喜欢金色,白色也不赖,他继续欣赏了这簇郁金香片刻,不禁想象了一下老板是什么样的人。

十有八九,是个善解人意、性格温婉的女孩吧。

虽然Thranduil对这一款并不感冒,但不影响他对这位素未谋面的老板给出个极高的心理评价。

 

 

几天后,Thranduil牺牲了几乎为零的午休时间,事实上直接翘掉了午饭,以还花瓶为名,想去到那家花店去看看。

之前他订花都是在网上完成的,只知道地址是他们办公楼后面的一条小街,好像还是一家小区的门面房。

只要扫一眼店门口,就觉得绿意盎然,非常赏心悦目,然而蹲在门口吃便当的一个胖大叔让Thranduil瞬间出戏。

“您好……这个……”Thranduil犹犹疑疑地举起了手里的花瓶,整个人沉浸在幻灭感中。

大叔好不容易咽下嘴里的食物,指指里面,“来还花瓶是吧?放架子上好了。”

显然这的确是老板,没错了。

Thranduil还没来得及再打量几眼,自己的老板一个催命电话,又把他召回办公室了。

 

 

Thranduil很快就打破了自己的最长加班时间。

夜里十一点多从办公楼匆匆而出,他决定还是先绕路买个夜宵,以免低血糖而亡。

这样留给他到便利店买吃的,然后再折回地铁站的时间只有十分钟。

本来他是可以完成的,偏偏出了便利店走了没几步,天上就往下落雨点,没过半分钟,大雨就倾盆而下。

Thranduil愣愣地拿着被淋得湿透已经报废的热狗,本来还想完成一项壮举,不就是冒着瓢泼大雨跑个三分钟嘛,结果就听见街边有人叫他。

Thranduil本来就觉得自己在犯傻,于是轻而易举地放弃了这个自杀计划。抬头看时,正是他之前造访过的那家花店,已经是整条街上除了那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外唯一还亮着灯的。

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英俊的黑发男人从半掩的门中跟他打手势,Thranduil便毫无异议地进了店。

Thranduil道了谢,原本只以为他是看店的伙计,没想到他径直引着自己拐了个弯,进了一间类似工作室的房间。

沁人心脾的花木香令人格外安心,一个藤编的容器中插满了栀子花,其间被桃红色的满天星点缀,还余了若干支花放在一旁,看上去显然是未完成的作品。

那人开口主动介绍:“这是附近办公楼里订的,每周或者每两周一盆。现在大概有几十个客户。”

Thranduil微微一笑,“其实我也是客户之一。那也就是说,你是老板咯?我那天过来还花瓶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大叔……”

“哦,他是隔壁杂货店的。有的时候我在里面做花,或者忙些别的,他就给我看店?”

“‘忙些别的’?”

“嗯,主要是做些翻译。偶尔也到股市里去赚赚外快。”

Thranduil暗叹一声这家伙做得还真是杂,却突然反应慢半拍地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现在末班地铁已经开掉了,他要回不了家了……

嘴里忍不住念叨“末班车走了”,Thranduil只得拿出手机,决定叫出租车。

“家里很远吗?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在这里睡一夜吧?反正你也是我客户,这是有缘分。或者你嫌这里不舒服的话,到我家去也行。”

“你家?”

“嗯,就是这后面的小区,很方便的。”

Thranduil嘴角抽了抽,这种市中心商圈地带、闹中取静的小公寓房,是他以目前收入不吃不喝几十年都妄想不来的。

“你的房子?”正好晚上不清醒了,饿得发慌还淋得湿透,Thranduil也无暇顾及什么礼貌,就直言问了,“你开这个店,加上你赚的外快,能买得起这里的房子?”

老板大方承认:“嗯,是我的。我父母本来也住在这里,后来他们因为不喜欢,搬回老家了。”

他还主动又交代了几句,比如他大学拿的是历史和语言的双学位,毕业以后纯粹是因为喜欢来开的花店。

敢这么玩的人,不是完全超脱物外的极少数,就是根本没有经济上后顾之忧的人。

Thranduil自嘲说:“我倒是也想这么活,然而我要考虑的现实问题是先不死。”

他原本以为,像这类人,是烹心灵鸡汤的大户,马上就要事不关己地来一同诗与远方的教诲,没想到黑发的男人只是抿嘴微笑了一下,点点头:“我明白,世界就是这样。我承认我很幸运,不是什么扭捏作态的抒情,就只是一个事实。其实我父母也都不是什么打拼守财的人,是我的祖父母那一代帮他们完成的资本积累。现在有些人就是太想当然,其实每个人眼里的世界都是不一样的,都有自己的体会、自己的经历,所以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别人,告诉别人应该怎么活、应该采取怎样的态度。其实废了这么多话,我只是想说……你的发色很漂亮。”

Thranduil一下被他跳跃的思维惊到了,不过他得承认自己还挺受用这句赞美的。

“呵,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所以被人夸了就一定要问名字?Thranduil承认自己的逻辑也再见了。

“Elrond。”

“我叫Thranduil。”

 

Thranduil这天夜里还是跟着Elrond回了家。

而且他觉得自己的节操一定是跟着上一桩并购里的被收购方一样贱卖了,Elrond就煮了个奶油蘑菇汤当夜宵,他就被完全收买了,甚至还对睡在一个几乎是陌生人的床上毫无异议——

不必过度脑补,当夜Elrond是发扬了风度睡在沙发上的。

 

 

从此以后,Thranduil每周的花里都多了一张卡片,并不是那些随处可见的肉麻或者励志的句子,而只是一则趣事,甚至是一段笑话,有的时候只是对这瓶插花本身的介绍,或者再附几句创作灵感。

Thranduil把每张卡片都收在了自己的抽屉里。

生活仍然很坑,仍然是躁动着想摆脱现状,但Thranduil有的时候觉得,就算是为了每周的一盆插花和一张卡片,哪怕永远改变不了现状,也不至于一无是处。

以至于,在Thranduil面对大好的跳槽机会的时候,都犹豫了。

当然,这是咸鱼翻身的大好机会,Thranduil不会糊涂到放弃。大不了最后拿到了offer再变卦不去好了,何况这offer能不能拿到还是大大的问号。

结果这offer还就真来了,Thranduil盯着那封邮件——在半年以前,他大概都愿意少活五年来换这封邮件,但现在心里反而突然绞得痛了起来。

他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新律所离得还挺远的,以后每星期的插花可能就没了。

他坦诚的话,就会承认,他舍不得的远远不止是插花本身。

 

“离这里一小时车程的地方,花你还送吗?”那天下午,Thranduil故作轻松地问Elrond,语调却是掩不住的压抑,“我要跳槽了……不过可能那里就没你这这么好的花了,不去也罢……”

他甚至不知道他说这话的目的是什么——送花送到一个小时远的地方,听着就荒唐——他到底又想听Elrond怎么回答?

可他甚至不排除,如果Elrond亲口说,他会毫不犹豫地留下。

Elrond愣了一会,讪笑着说:“这个……一个小时,真的是送不了诶……”

Thranduil的心沉落下去。

“可是,”Elrond一个转折,说出的话让Thranduil始料未及,“如果你想的话,都不必送,这里所有的花,都是你的……它们都为你盛放,为你斗妍,却最终都及不上你的风华……Thranduil,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Thranduil僵在当场,脸颊腾地烧了起来,完全没想到Elrond竟来了这么一出。

Elrond也是在极其自然地说完以后,才发现自己太过唐突,求援般地环顾四周,抽出一支白色马蹄莲,忐忑不安地献到Thranduil面前。

花语:忠贞不渝,永结同心。

Thranduil笑着接过花,吻住了Elrond。

 

这片城市中的绿洲,最终成为了他身与心的归宿。

 

 

END

可能夹带了点奇怪的东西,今天心情有些微妙

只愿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绿洲

评论(36)
热度(70)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