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一个差评带来的奇缘

洗澡的时候冒出来的逗比小脑洞,不写不欢(今天之后会洗心革面好好填坑的orz
----------------------

(1)
“Elrond,昨天又卖了三十单,货今天中午已经发出去了。”刚进教室,Lindir就兴高采烈地向Elrond汇报,惹来周围同学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本来好好地学门市场营销学,结果老师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让班上学生组队亲自实践,要写一个大报告,还要以营业额判等第。
于是在Elrond领导下的小组雄心壮志地打算干一票大的,直接开了一间网店,在别人还在寒风中发传单或者求爷爷告奶奶地找货源的时候,Elrond这组已经开始帮Lindir的远房表叔批发起衣帽鞋袜来了。
Elrond正打算登录自己的账号查看一下情况,Lindir突然传来一声哀嚎,“有人给我们打差评啊……卧槽这理由,不行我要把这小子的地址翻出来上门打死他!”
Elrond心里也是一沉,下意识地让Lindir冷静,把他的手机拿过来看。
问题出在他们经营的一款奇葩产品——袜底绣着“踩小人”图样的袜子——显然这东西是寻求开运辟邪的人才会买的。
之前他们也卖过十几双这种袜子,评价都是“质量不错”、“物流很快”之类的,结果这个差评的具体内容是——
“一点都不防小人,差评。”
Elrond用了百分之一百二十的自控力,才没有把刚喝进去的一口水喷在屏幕上。
这也可以?!
Lindir这会稍微平静了一点,“要不就算了吧,跟这种人估计也没法讲理。”

(2)
Elrond原本也觉得算了,毕竟这种奇怪的差评理由,大多数人也就是看着笑笑,根本不会影响商誉。
但不知为什么,可能是下午那节课太过无聊,可能是他觉得自己不能白上了那些劳什子的人际沟通选修课,或者他只是单纯对这个脑回路奇异的人感兴趣,他最终还是决定找这个人聊一聊。
“亲,您好,在吗?您四天前在小店购买的袜子,请问为什么差评呢?”
对方的回应倒是很快,“我理由不都写明白了吗?”
“但是我们卖的是袜子啊,评价的重点不是在好不好穿吗?”Elrond豁出去了,还加了一个哭脸表情。
“错。你们卖的是‘踩小人’袜子,重点在于能不能‘踩小人’,不然我为什么不去买一般的袜子?你们这个一双平均要比一般的袜子贵五块,你说是贵到哪去了?”
“……贵到袜底的绣工上去了啊。”Elrond扶额,已经没有耐心卖萌装客服了。
对方过了十分钟没回。Elrond想了想,还是做了最后的努力,“亲,如果您不满意的话,可以退货的,我们全额退款。”
“不需要。”冷冰冰的三个字让Elrond郁闷得咬牙切齿。
过了五分钟,又来一条,“我不稀罕这个袜子钱。”
Elrond这下气哼哼地把手机扔到一边,结果又进来了新消息:“我只是最近霉得要命。”
那你也不能这样报社啊!
Elrond心里呐喊着,悲愤地把手机锁了屏,觉得还不如听课。

(3)
吃完晚饭,Elrond竟然又惦记起那个神奇的买家。
第一,他最近真的闲的慌,第二,他被这个人的脑回路刺激了,第三,完美主义者Elrond不允许出现差评,尤其是理由这么奇葩的差评。
Elrond按图索骥找到了这个人的信息,发现收货地址是市郊某别墅区,心里吐槽了一句你土豪也不能这么任性,抱着某种莫名的心态,在微信搜索里键入了这个人的电话。
还真的能搜出来,微信名是一个简单粗暴又神秘的“T”,定位在中土市东城区。
真是冤家路窄,Elrond的学校正在东城区。
所以这个人到底住哪?郊区还是市区?
这个人并没有关闭朋友圈显示前十条的功能,Elrond点开看,第一条就有不得了的发现——
这个人是多瑞亚斯政法大学的,学校就和他们隔了一条街。
他唯一翻到的一张照片是一个合照,照片上的人颜值都不低,其中尤以一个站得中间偏右、身高最高的金发男生最为亮眼。而这张照片的背景好像是某个逼格很高的学术论坛来着。
鬼使神差地,Elrond直接点了好友申请,备注里写明白了自己就是白天那买袜子的,就在他隔壁的林顿大学。

(4)
Elrond的好友申请在快半夜的时候才被通过。对方直接第一句话发过来:“你们林顿现在都穷到要卖袜子了吗?要不要我帮你们发起个轻松筹?不过按照最新的慈善法,个人发起募款其实并不合法。”
Elrond差点被噎得一口气没上来,还是好好地解释了这是一个课程项目云云。
讲着讲着,双方已经慢慢忘了聊天的初衷,吐槽起各自的老师来了。
然后这位“T”开始讲起自己倒霉的遭遇——开年就发现教务处改了计分系统,二外学分不再算在选修里,要不是在选课截止前抢了两门坑课,可能都没法毕业;本来打算参加一个比赛,结果碰到猪队友,晚交了报名表,被取消了资格。然后买了这袜子想要转转运,没想到继续碰到去年学生会的经费到现在还没批准,被学院各种踢皮球;以及他们之前为这个比赛做的研究资料,被参加另一个比赛的人原封不动地拿了去,因为赛题内容有所类似,然后那帮拿来主义者还不知感恩地嘲笑他们格式做得太差。
Elrond耐心地开解着,也不觉得反感,反倒觉得这个人说话颇带些黑色幽默,挺有意思。
“冒昧地问一下,你的名字是叫Oropher吗?”聊了半天,Elrond打算根据收货人姓名确认对方的真实名字。
“那是我爸。我叫Thranduil,多瑞亚斯民商法系大三,你呢?”
“Elrond。林顿经管学院的,也是大三。”
“为了对等,你得把你爸的名字也告诉我。”
Elrond捂着嘴笑趴在桌上。
这个人怎么这么有意思呢?

(5)
和Thranduil聊天几乎成了Elrond的一大爱好。
这样一个存在很奇怪,显然不仅仅是网络上的交情,但又没有在真实生活中见过。
就是这样的一个度,反倒最引人遐想。
他们的共同话题很多,哪怕是专业上的事都能聊起来。Thranduil其实更像一个管院学生,但他父亲是白手起家,觉得管理之类都是小术,吃的是不懂法的亏,于是一定要让他学这行。Elrond则正好相反,父母觉得家里一定要出个会守财的,这个学位读出来,之后随他爱去读什么文史哲。
“喂,Elrond,前面台阶!”
Elrond正在手机上和Thranduil聊天,猛地抬头,小心翼翼地跨下了食堂的台阶,朝身后的Lindir道了个谢。
而Lindir表示他完全没理解Elrond最近突如其来的手机依赖症,加旁若无人的走神,加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是中了什么邪。

(6)
Elrond和Thranduil见面的契机是林顿大学和多瑞亚斯合办的音乐会。
音乐会竟然请来了Elrond最喜欢的乐队,当然这个乐队的粉绝不止Elrond一个,整个学校都沸腾了。
但前五排的座位,不但要排队抢票,还只开放给“一名林顿学生+一名多瑞亚斯学生”的组合。
背后的心思其实挺恶俗的,林顿男多女少,多瑞亚斯女多男少,两个学校门对门,多年以来一直有“互相消化”的说法,甚至有不少以此为名的联谊。
Elrond邀请了Thranduil,心情还有些忐忑。
没想到对方一口答应,还表示那也是自己最喜欢的乐队。

(7)
排队发票是在上午十一点,林顿大学门口的广场上。
Elrond当天早上没有课,七点钟的时候就赶到排了个第一位,拿了两本书站在那看起来,架势感人。
随着时间慢慢接近十一点,Elrond的心情也越发紧张起来——他们从来没有发布过自己的单人照片,所以Thranduil到底长什么样,对方又会不会嫌弃自己长得太挫?
拜托拜托,这种相亲的感觉是闹哪样?

快到十一点的时候,Elrond身后已经渐渐排起了长队,随便回头瞄一眼都看不到头。
这个时候,校门方位有一个显眼的高个男生正在走近,金发耀眼,Elrond一眼就认出这是那张合照上让他印象最深刻的一个人。
难道……他就是Thranduil?
对方扫了一眼人群后,准确地向他走来,Elrond的心越跳越快。
“Elrond?”
“对……对的。你是Thranduil?”Elrond一瞬间被强烈的惊喜和惊讶击中,“你是怎么确定的?”
“排队的这堆人里,你长得最顺眼。”
Elrond早就习惯了Thranduil脱俗的脑回路,欣然接受。
下一秒,Thranduil捅捅他的胳膊肘,递给他一袋饼。
“为了感谢你这么一大早来排队,招待你一个多瑞亚斯食堂唯一还能给人吃的东西——鸡蛋饼。”
Elrond道了谢,拿过来啃了一口,毫无根据地觉得多瑞亚斯的食堂并没有传闻中那么黑暗。

(8)
Elrond见Thranduil本人,得出的印象和之前跟他聊天时差不多,精明而犀利。
但直到那个晚上,在跃动的节奏和炫目的光影里,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Thranduil加入了狂欢的人群,蹦跳笑闹得神采飞扬。
Elrond看着他,就觉得心里某种某名的情愫苏醒过来,蠢蠢欲动。
Thranduil看着Elrond的神态,有些了然地笑笑,在两首歌的间隙,近乎恶质地凑到Elrond耳边,“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喜欢男的。”
露骨得都不能算作一个暗示。
鲁莽的勇气占了上风,Elrond一下抓住Thranduil的手,“真巧,我也一样。”

(9)
虽然Elrond早就对林顿大学的软件设施有诸多意见,但Thranduil表示,多瑞亚斯连硬件都一塌糊涂。
比如破旧漏风的图书馆,时不时断水断电的宿舍楼,投影仪打不开的教室,炮制黑暗料理的食堂……
一言以蔽之,自己上的绝对是假大学。
但在Thranduil和Elrond在一起以后,Thranduil身边的同学发现,与其每年向学代会提那些石沉大海的提案,更高效的做法绝对是在林顿找一个男/女朋友,这样直接就享受林顿的食堂和图书馆去了。

某天Elrond在图书馆自习的时候,接到了Lindir的咆哮电话。
“说,我的学生卡是不是又给你拿走了?!”
“对啊。Thran明天要考试嘛,不拿卡刷不进我们的图书馆啊。”
“劳资现在买不了饭!买不了饭!你知道吗啊啊啊?!”
“这个……你先点外卖?我买单?”
“不用了。重色轻友,再见!”

Elrond接完电话回来,Thranduil抬头问了他一句,“怎么了?”
Elrond摇头,“没什么,”然后坐下握住Thranduil的手,“怎么样了?想不想吃什么,我到楼下便利店给你买。”
都已经被指责“轻友”了,那就正大光明地好好“重色”吧。

(10)
最后到市场营销学结课的时候,Elrond整组人都得不计被闪瞎的前嫌,衷心感谢Thranduil。
有些东西,大概真的是你学到死都抵不上人家的天赋。
在知道销售额还被作为评分标准的时候,非科班出身的Thranduil直接教Elrond祭出最前沿的情怀营销。
在Thranduil亲手的文案包装下,Elrond他们店不光是个卖东西的,还成了Elrond找到真爱的纽带,宣传中闪烁着当代大学生美好而温暖的梦想,以及给出了买Elrond家东西就能保佑脱单的心理暗示。
听上去非常老套,但就是有人上钩。

一学期下来,Elrond不但拿了这门课的第一名,还强势脱单。
这才是真·人生赢家,你不得不服。

END

评论(40)
热度(77)

© Antoinette | Powered by LOFTER